? 第547章 将军的勒索-护花狂龙 ag返水|平台,ag捕鱼王|官网,ag8亚游登录|开户

护花狂龙

第547章 将军的勒索

青狐妖2017-2-15 23:53:26Ctrl+D 收藏本站

????那个由韩猛陪着到来的中央警卫局杜副局长来找易军,是为了请易军帮着办点“小事”。而且来了之后,就表明了来意。

????易军听了前面几句,就不禁苦笑:“能引动了堂堂中央警卫局的领导亲自前来,所谓的‘小事’也小不到哪里去吧?”

????杜副局长哈哈大笑,也丝毫不为自己被揭破而感到尴尬:“虎王就是虎王,敏锐!”

????易军看了看这个一身军痞之气的将军,又看了看旁边哭丧着脸的韩猛,又道:“而且我要是不答应,将军您是不是要把这小子给虐死?每天开个小灶、穿个小鞋,隔三差五给他个紧急任务,十天半月再弄个不大不小的处分?”

????杜副局长乐了,也不知道这老脸咋就这么不怕臊,反而一股洋洋自得:“哈哈哈,虎王就是虎王,聪明!”

????敏锐个屁,聪明个毛!感情这是拿捏住了易军的死穴,这才毫不担心易军会拒绝。大家都知道,易军对五虎的感情。虽然五虎之中的韩猛整天被他骂得睁不开眼,但实际上感情和其余四位毫差别,六人抱作一团是生死的情分、换命的交情。”“

????这位将军,简直就是勒索啊!

????韩猛垂头丧气,再一丝自傲:“哥,我都说要离开军营和单位了,可首长也不答应,我没辙……”

????易军苦笑:“你要是敢离开军营,咱们这位大局长肯定以逃兵罪把你送到军事法庭,然后在军事监狱里呆上个十年八年的。虽然不一定这么做,但肯定会这么吓唬你。”

????杜副局长这回彻底乐开怀了,哈哈哈笑个不停,两条雄浑的肩膀不停的颤悠:“对对对,老子就是这么敲打这小子的,一拿一个准儿,哈哈哈!”

????好歹四五十岁的人了,又是个堂堂的将军,咱们要点脸面好不好……易军哀叹。不过在特种兵营里,兵痞子数不胜数,将军痞子甚至又比兵痞子还多,似乎没点痞气就扛不起那几颗熠熠生辉的将星,易军早就习惯了。事实上,当初易军也是个天大的匪类,大家彼此彼此。

????杜副局长得意的笑道:“当初虎王一怒,甩手而去,但你那特别的退伍证上,总还写着那么一句话吧随时听从党和祖国的召唤。而且我听部队首长说,似乎你那退伍证和别人的不一样,还特别多打印了一句什么来着?”

????易军知道,这位杜将军为了请自己出山,准备工作做得真细致,各种情况都调查清楚了。

????而这时候,杜副局长忽然起身,严肃的厉声呵道:“预备役大校易军!”

????这是要闹那样儿呃,易军死皮赖脸的看了看眼前这位,心中冒出了一种官大一级压死人的感慨。但是,依旧奈的站了起来,敬了个军礼:“到!”

????“命令:请亮出你的退伍证!”杜副局长咧着嘴说。

????易军恨恨然摸索了一阵子,掏出了那个一直放着的小红。特别是这些天,一位位将军纷纷到访,这小是随身携带。

????杜副局长得意的接过来一瞧,咧嘴大笑:“这退伍证果然奇葩,恐怕全国独一份儿了,啧啧!总参首长是咋想的,偏偏总政那边还就认可了。”

????退伍,转为预备役军官,这件事不难理解。预备役就是现役军人退伍之后,应对一旦发生的突如其来的大规模战争,随时将这些老兵重应征入伍、再度扛枪的。这是一个惯例,放眼全世界都这样,很正常。

????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易军的和别人不一样。而且,转为预备役“大校”或少将军官(预备役最高级别,没有预备役中将和上将的话,这需要中央军委主席的亲自审批。虽然只是走一个程序,但也相当惊人二十多岁给了个预备役大校,大首长当时就这么批了?

????当然批了,要不然总参也不敢随便给军衔。很显然,总参的首长们可能在军委大首长那里说什么了。

????根据预备役制度,像易军这样退伍不久的家伙,要根据国家需要随时可以改为现役将士。但问题在于,易军应征回到部队,不是按照普通的规定,接受地方武装部门的通知,而是直接听总参下属两支部队的招呼。

????这两个,一个是易军此前服役的那支特种部队,另一个就是同样隶属于总参序列的中央警卫局。之所以也要服从中央警卫局,是因为这支队伍对易军的需求广泛,而且全国各地有需要的话,中央警卫局都能调遣当地的队伍进行配合。

????当初易军因为特殊的原因要离开军伍,所在部队的首长们自然不舍得这张王牌溜掉。经过了一番协商,这才搞出了这样的一个方案。虽然同意他离开,但只要确实有重要的需要,易军还是要随时配合,参加总参这边交办的任务。而且执行任务的过程之中,所有身份待遇和现役军人一样哪怕壮烈了也会给予烈士称号。但任务一旦结束,就马上恢复了普通退伍军人的身份。

????貌似对易军的要求很严格,但易军却精的很。答应了首长们,这个不难。只要你们喊我,我就会配合,但要是你们没喊我呢?

????找不到老子,你们还能喊得到我?这是总参方面一个小小的漏洞,被易军给抓到了。

????不是易军太狡猾,实在是那些任务太麻烦。但凡让老部队或警卫局都感到头痛的任务,能是简单的小事?易军觉得自己都已经不是什么军人了,犯得着冒那个险么。自己不是职业军人了,得罪了方方面面的狠角色,这不是自找没趣吗?身上没有那身橄榄色的老虎皮,不安全。

????而且加关键的是,五虎几个兄弟的事情,让易军有些伤心、心寒。正如他退伍后第一次见到湘竹泪时候,指着自己身上的枪伤说的那样“自从这个伤疤出现的那一刻,什么狗屁荣誉感都没了。我现在就是‘易军’,一个在小城市里厮混攀爬的不起眼的男人。哪怕将来有幸攀爬到了一定的高度,也不会再记起以前的姓名。”

????他不想拾起身披橄榄绿的光辉而险恶的岁月,但军方不会任由这样一尊天字号大杀器放在一边闲着。要不然,会给他一个预备役大校的军衔?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