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9章 又一次剑痕式恐怖-护花狂龙 ag返水|平台,ag捕鱼王|官网,ag8亚游登录|开户

护花狂龙

第519章 又一次剑痕式恐怖

青狐妖2017-2-15 23:50:53Ctrl+D 收藏本站

????方正毅根来不及反应,甚至被酒意充斥的脑袋尚未完全恢复过来。面对着差了一个大境界的高手的全力一击,而且是处心积虑的谋杀一击,他根躲不过去。

????在酒精的刺激下,神经的反应速度慢了一线。这一线,就是命。

????方正毅已经不奢求自己的双腿能够躲闪开了,而是拼命的将双手格挡在自己胸前,试图阻挡剑痕那来势汹汹的一剑。

????这是能,但不明智。以他的血肉之躯,不可能阻挡剑痕的利剑。

????那柄剑轻松刺透了方正毅的一只虎掌,摧枯拉朽。

????而后,剑势不减浩荡直行,准确刺入了方正毅的喉咙!

????仅仅刺入了两寸多,便足以致命。而随着剑痕手腕轻松的一抖,那道伤痕又横着切开一道口子。至此,方正毅的喉管被划断。哪怕在医院当中,也不可能有救治的机会。

????喊不出声来,方正毅感觉到生命力在自己身体之中飞速的流逝。拼命的捂住了自己的喉咙,蹭蹭蹭倒退了两步。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他论如何也没预料到,自己豪横的一生会这么悄声息的结束!”“

????恨!

????而剑痕则轻蔑而淡然的笑道:“早就说过,必然取你狗命。”

????方正毅的身体,在绝望和不甘之中倒下了。岳西一代枭雄,雄霸岳西地下世界一个时代的大枭方正毅,陨落!

????他的下场,还不如黯然收场的万家生佛赵泰来!

????在这个黑夜里,在这个人迹不多的花园里,方正毅和黑子倒下去的尸体根不为外人注意。而且,剑痕给自己留下的时间也不多,根不再理会现场的处理。收起这柄最购置的长剑,悄然远去。原来的那柄长剑,早在上次就留在了方正毅的别墅里,也成为方正毅赖以夸耀的资瞧,连剑痕到我这里,都得把吃饭的家伙留下。

????但是这一次,剑痕用一把并不算太趁手的长剑,结束了方正毅的性命。

????剑痕根没走,因为他知道,方正毅集团内部最后的骨干和精英,都在医院内部。剑痕早就抱了必死的决心,已经不再贪恋残生的长短。这一次,他要毕其功于一役,以一己之力将方正毅集团连根拔起!!!

????这就是一个超级高手的战略威慑力。

????悄然来到了病房大楼内,剑痕戴着一顶老年人那种棉帽,以及一个厚厚的口罩。这种装扮在冬天很常见,在流感病多发的医院里常见。

????刻意佝偻着身子,手里拄着那根能轻易收割生命的拐杖,现在的他乍一看去,就是一个前来治病的老者。

????刚才,他明明看到方正毅的大批手下都进入了这栋大楼。而进去之后,也很容易找到他们。因为今天是大年夜,来治病的人并不多。而像方正毅集团那样一二十人前来“团购”的,加引人注目。

????远远的,剑痕就看到十几个彪悍的汉子站在一起,凑在一块儿不知道讨论什么。实际上他们所讨论的,还是孔宪屏和大家闹别扭的事情,已经猜测方爷究竟何时会将孔宪屏彻底赶出去。这些家伙讨论的兴高采烈,丝毫没有注意到一尊死神的悄悄邻近。

????剑痕走到附近,并未看到资料上最重要的几个人方正毅集团的老五和老六。这两人,算是方正毅早年起家的几个老兄弟之中,硕果仅存的两个。另外一个重要人物,是方正毅集团目前在经济产业里的老总,也是唯一一个年龄过了六十的人物。当时酒桌上,孔宪屏提到所谓的“叔伯”,其实也就这一个人在年龄上可以称之为“伯”。

????假装漫不经心的走过病房,剑痕一眼就瞥见了病房里两个中年人,正躺在病床上疗养。在他们旁边,一个六十多岁的人正在陪着和一个中年人说话。

????那个还能说话的中年人,是醉酒不深的老六。至于旁边的那个五叔已经经过了医疗处理,但依旧在昏迷之中,而且胃出血了。坐在椅子上说话的六十多岁的老者,正是方氏集团在经济产业里的老总。

????这三个、也是最后三个最核心的人物,正凑在一个病房里。那老者和老六也在商议,怎么最终促使方正毅赶走孔宪屏。至于门口儿不远处的十来个精英保镖,则凑在一起嘀嘀咕咕。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一个身材佝偻、拄着拐杖的老头子。

????剑痕悄悄看了看,从旁边随手拿起了一个输液瓶子。趁着十来个保镖不注意,一下子反方向扔了出去。

????输液瓶“当啷”一声摔碎在了地面上,碎玻璃“哗啦啦”散落了一地。

????医院里人不多,这道刺耳的声音显得极其突兀。那十几个保镖同时转身,一同望向了声音发出的地方。这是人的能,哪怕只有一秒钟的时间。

????但是,就在这一秒钟的时间里,没人注意五叔和六叔他们的那间病房门口儿。剑痕那道佝偻的身影陡然挺拔,“嗖”的一下蹿入了门内。此时,十几个保镖竟然没有一人注意到!

????这就是一个高手的临机决断、随机应变,这也能让他的杀伤力达到最大化!

????当然,病房里那个老者和能够说话的老六,也听到了外面的玻璃碎裂声。不过,这也只是简单的以为,或许哪个护士打破了玻璃器皿医院里的玻璃器皿太多了。那老者只是不经意的望了望门外,纯粹的能,根没指望能看到什么。

????但是,他这次还真的看到了看到了一道呼啸而来的影子,却看不清人脸!

????嗖!只觉得喉咙处一道寒意,方正毅集团这个产业总负责人就瞪大了眼睛。痛苦,但是喊叫不出来。身体猛然站起来,甚至想要蹦,但是不行,还是一下子倒下了。倒下去的同时,咣当当撞翻了椅子,也撞翻了旁边的输液瓶!

????但是,这已经不能阻止剑痕。老六惊讶的看着这一切,但根来不及反应,剑痕就已经到了他的床头。老六肝胆欲裂的想要嘶喊,并且奋力坐了起来,但剑痕的长剑已经指在了他的喉咙出风一般划过。

????剑痕并未停顿,轻身一跃就到了里面的病床上。此时,胃出血并且深度昏迷的老五,倒是死得最没痛苦的一个。剑痕的长剑在他喉咙上划出之前,他在沉睡;划过之后,是永远的沉睡。

????这一夜,遍地都是招牌式的剑痕式!血流成河!

????这一夜,那个被称作“剑痕式恐怖”的代名词,再一次响彻了地下世界,令人颤抖。

????但是,那个老者死前撞翻椅子、摔碎输液瓶的声音,已经惊动了门外的十几个保镖。那些保镖觉得不妙,蜂拥而至。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