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6章 白菜和猪、而且是野猪-护花狂龙 ag返水|平台,ag捕鱼王|官网,ag8亚游登录|开户

护花狂龙

第396章 白菜和猪、而且是野猪

青狐妖2017-2-15 23:35:11Ctrl+D 收藏本站

????其实,陈丹青的睡衣领口儿也不算太高。当那两道有意意的侵略眼光被打退了之后,陈丹青才笑眯眯宛如一个打了小胜仗的女将军。而后,就是拼命的给易军倒酒,逼着他必须喝下去。

????“我就是酒量再好,也架不住你这么劝啊妹儿!”易军看着桌子上的一个空瓶子,而另一瓶打开的也已经又下去了三四两。重要的是,这些白酒都是陈丹青灌易军的,而这妞儿自己却只是浅浅的喝那杯拉菲。

????陈丹青笑道:“就是要灌醉了你,让你没有了力气,才免得被你这头傻猪给拱了。”

????易军笑了笑:“你记不记得武松喝酒的那句话,好像是喝一碗酒,就有一碗酒的力气;喝十碗酒,就有十碗酒的事。”

????“你有武松那事?”

????“就算是武松活到现在,说不准哥也能把他揍趴下。”易军哈哈大笑,爽的又喝了杯,“其实真要是怕被拱了,还不如不喝了。天色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陈丹青笑靥如花:“想得美,还得留你陪我说话呢。””“

????于是推了杯盘,根都没收拾,就拉着易军直接上了二楼。那里有一个露台,但是却被陈丹青用钢化玻璃给封闭了。

????天空漆黑如墨,夜色清凉如水,在这个寒嗖嗖的季节,屋内的暖气显得异常突兀。

????渐渐的,漆黑的天空竟然零零散散飘起了雪花。纷纷洒洒的落下来,外一片零落。而在玻璃屋顶上,已经慢慢的堆积了一层雪白。但是随着屋内暖气的充斥,导致屋顶玻璃又把那些雪花迅速的融化,只留下模模糊糊的水渍。而后,是的雪花落下,再融化、再落下。

????在那雪花飞舞的世界里,这片暖意融融的小房子如与世隔绝。

????陈丹青有些兴奋的看着外面的雪白世界,但却又看不真切,视线被零落的雪花所阻挡,仿佛一切都变得虚幻不真实。“江宁,我终于要离开这里了!”

????像是一种解脱,而易军知道她的意思。由于立场的问题,特别是在皇甫雷被杀之后,陈丹青不得不一直戒备着易军。偏偏的,这跟她内心深处的感受截然相反。这种身不由己的逆反情绪,让她几乎是在煎熬。而现在,她终于可以不问这些琐事了。

????陪着她站在巨大的落地前,易军确信院子里的保镖能够看到他和陈丹青的身影。虽然隔着雪花,但至少轮廓是清晰的。

????可是,陈丹青似乎丝毫不在乎,也不管那些保镖事后是否会向方正毅报告,就这么猛然一个转身,一下子扑进了易军的怀里。一动不动,像是一个熟睡着的树袋熊。

????或许是借着一股酒劲儿,又或者是这妞儿彻底想开了、放开了。

????有可能被人看到情况下,易军觉得有点手足措。咬了咬牙,将她一口气抱回了卧室。尚未松手放下,陈丹青却在他怀中解开了他保暖衬衣的两粒纽扣。迷离的醉眼抬起,看到易军像木头一样没有动作,她轻轻笑骂了一句“猪”!

????“白菜!”易军将她放在了软绵绵的大床上,而后一下子扑了上去。

????陈丹青仰躺在床上,心情敞开着咯咯直笑,几乎笑得有点发傻。而她那敞开的胸怀,已经恰如她敞开着的衣襟。易军眼神猛然收缩,像是被那片如玉如脂的雪白所刺激。他猜得没错,里面确实没有内衣。

????被灌了一斤半白酒的他虽然没有喝醉,但所谓酒壮怂人胆,酒劲加上这种刺激,使得他的眼神之中出现了一些狂躁。

????洞穿!那是不可能的。就在他策马扬鞭之际,身下却似乎遭遇了一道小小的阻隔。易军忽然意识到,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这种温柔的阻挡。

????在女人身上,男人都有一种奇怪的破坏欲。

????而越是完整的,就越想破坏掉。

????于是,易军的神经是受到了猛烈的冲击。当然,陈丹青也随即受到了一种有生以来第一次的恐怖冲击。

????来还在咯咯发笑的她,陡然间疼得一个哆嗦,然后就啊的一声骂了句“野猪!”十指狠狠抓握在他的胳膊上,几乎能把血抓出来。

????……

????外依旧大雪纷飞,覆盖了整个世界。四个保镖中的两个在执勤,其中一个刚才就看到了玻璃露台内的身影。他能看到,陈丹青的身影扑向了易军。

????这货呆呆的问旁边一个保镖头目:“大哥,我好像看到青姐她……”

????那个保镖头目默不作声。

????刚才那人则喃喃说道:“哥,这事儿要不要……向方爷汇报?”

????那保镖头目只是摇了摇头:“那是你的事,反正我……什么也没看见。”

????“哦,哦哦,那我也没看见。”那保镖叹了口气,忽然自言自语了一句,“军哥真是艳福不浅。”

????而保镖头目撇了撇嘴:“你要是有军哥那事,你的艳福比他多十倍。”

????……

????而半个小时之后,近乎虚脱的陈丹青慵懒的缩在被窝里,身边是那个略有倦意的男人。她这时候才知道,哪怕再龙精虎猛的男人,在这一刻都会有一种能的松弛,论是肉身还是精神。

????不过回顾刚才的激烈征伐,回顾两人间那场史诗般的绮丽战争,她不得不感慨,把第一次给了这样一个如龙似虎的男人,实在是一种巨大的折磨。那种变态的持久和蛮横的冲撞,简直不是人受的。除了最后十分钟有种被抛入云端般的飞升感,前面的时间简直就是在受刑。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恨恨然,张开嘴巴就在男人健壮的胸口上咬下去,顿时落下了一个清晰的牙印儿。

????“你不仅仅是头猪,而且是头不折不扣的野猪!”陈丹青恨恨的说。

????易军咧嘴笑了笑,在她光洁如玉的脊背上拂下去,而后在她翘起的臀部轻轻拍了拍。刚才,仿佛是对一件完整的神器造成了破坏,相反却有种破坏之后的酣畅淋漓。

????陈丹青把脑袋拱了拱,钻进了他的胳肢窝里。没来由的,忽然说了句:“过两天我就走了,你自己保重。假如……假如谁敢找你麻烦,朝死里虐他!”

????易军感觉的出,陈丹青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身体似乎有些微微的颤抖。这是立场上的细微转变,但却跨出了质的一大步。易军不由得想到了一句话,“女大不中留”。当然,最该感慨这一句的,恐怕应该是方正毅。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