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0章 内疚-护花狂龙 ag返水|平台,ag捕鱼王|官网,ag8亚游登录|开户

护花狂龙

第350章 内疚

青狐妖2017-2-15 23:30:38Ctrl+D 收藏本站

????第350章内疚

????此时,整个江宁都几乎成了一个巨大的天罗地,捕捉剑痕。甚至由于这种案件的强大危害性,不得已连武警都出动了。出动武警需要市委书记乔云龙批准,但要追缉的剑痕却算是赵家一派的人物。

????乔云龙悄悄和赵天恒取得了联系,结果赵天恒只说是“顺势而为吧”。很显然,赵天恒都觉得剑痕这一次是过火儿了,导致了再也没有丝毫的回旋余地。

????最终,武警还是出动了。配合着江宁的警方,以及省厅派来的几十个精英干警,似乎要一举将这个流窜悍匪拿下。而且省厅也已经下达命令,说是加入剑痕敢于抵抗,可当场击毙!

????如此的一个阵势,市公安局副局长邱玉明和张子强相继给易军打了电话。作为警方高层,他们了解的内幕多了一点,知道这个所谓的“惯匪”,其实是地下世界的重要人物。虽然不确定是否和易军有关,但先给易军提个醒。

????所以,当岚姐和白静初跟易军说话的时候,接电话的易军却脸色阴郁。易军的心情很沉重,他知道剑痕这次有了大麻烦。触犯了暴力机器的底线,很难侥幸了。或许,这也是剑痕大师在向整个地下世界宣告:他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那么,方正毅集团会彻夜不安吧?”“

????甚至,易军心里头还有点小小的愧疚。

????是愧疚,因为这件事甚至是他一手促成的。

????他清楚的知道,剑痕正在伺机寻找打击方正毅的任何机会。方正毅自然是剑痕打击的第一目标,但难度极大。紧接下来,就是方正毅集团的二号人物皇甫雷。因为皇甫雷在岳西的地位,就相当于剑痕人在岳东。一旦皇甫雷彻底挂掉,对于方正毅的打击会很大论是心理打击还是对下属的威慑力。

????所以,易军在邀请地下圈子的人物来江宁参加拳场开业的时候,故意以另一种方式表明,皇甫雷也在受邀之列。那么,一直在蓄意寻找机会的剑痕,这个能力强大的老头,能得不到这样一个消息?

????那么,当皇甫雷一旦离开了岳西老巢,来到了江宁,就是剑痕出手的大好时机。而且易军最清楚的知道,现在的皇甫雷实力大打折扣。假如剑痕处心积虑的一次谋划,皇甫雷在劫难逃。

????这场惊人的凶杀,其实和易军关联太深。但是,他来没有负罪感。因为方正毅和皇甫雷先下了黑手,要弄死他、弄垮娇莲,甚至到时候连岚姐、白静初、青青等人都要跟着遭殃。可恨的是,自己算是皇甫雷的救命恩人,但皇甫雷却恩将仇报。

????因此,易军那怕不着痕迹的动了这样一次软刀子,却也没有什么心理压力。

????以至于当初的陈湖图,也一眼看出了易军的猫腻和手段,只不过心照不宣。当时易军还觉得,陈湖图这老家伙真是头老狐狸,不但实力惊人,智力也很诡邪。

????可是,当剑痕这件事一旦爆发,易军反倒内疚了。在他原来的盘算之中,剑痕大师该寻找夜间悄悄出手,埋没一切痕迹。那样的话,在警方那里只会上报一起谋杀案。虽说命案必须要破,但挂着的案子多了去。到那时候,剑痕大师有可能再次逃离出境的。

????但易军想不到的是,剑痕大师竟然以这种暴烈的方式,向整个地下世界和地上世界赤果果地示威!这样一来,等于是把剑痕人推向了绝境。

????这是剑痕自己的抉择,或许他已经抱定必死之心,在临死之前来一次轰轰烈烈。但是,这种英豪般的方式,未免过于残酷。

????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易军沉重的扣死了电话,表情凝重。

????“军儿,怎么了?谁的电话?”身旁的岚姐悄悄扯了扯他的袖子。

????易军这才回过神来,自失的苦笑:“没什么,看比赛,结束了都。”

????拳场上,最后一场双人制的比赛已经接近尾声了。因为大家都看到,原处于劣势的两个拳手,此时加没有了反抗之力。赛台上,观众自发的赌局也在不停的变换着赔率实际上是董虎这家伙冒充观众开赌了。反正一旦出了事,董虎不承认自己是娇莲的人,只是一个兴致比较高的赌客。而且只是私下赌博的话,哪怕出了点什么事情,以易军的能力也能将之轻易捞出来。

????但是,赛场上忽然起了变化!处于劣势一方的一个拳手,竟忽然打了鸡血一般爆发了,浑身的血淋淋的一个强力反击,竟然一膝盖击中了对手的肚子。来打击不算太重,但那被击打到的家伙竟然一不留神踩滑了,翻身仰着栽倒在拳台外。而这时候,原弱势一方的两个拳手联合出手,将对方最后一人给打翻了。

????竟然是大逆转!

????而且,没有什么作假的痕迹。因为那个拳手翻到拳台外的时候,所有人都清晰听到了重重的撞击声。脑袋这么撞在地上,没人敢这么作假。

????这就是黑拳,不到最后一刻,你就很难猜到结果。

????当然,要是换做正常的比赛,观众席上赌输的观众肯定有骂街的。但这次不同,来就是一场开业表演赛,大家只是小赌怡情,一笑了之。

????这时候,易军则走到了拳台上,笑道:“我可看到有兄弟们下筹码了,估计有人会输不少吧?”

????顿时,底下说什么的都有,但基上都是一派欢气氛。

????“所谓,就是玩玩儿。”

????“玩玩而已,不过这还真特妈刺激,最终结果大跌眼镜啊,哈哈!”

????“戳的,还是这比赛来劲啊,你瞧那几个小子,一身血淋淋的,哈哈!”

????看样子,这群人不但喜欢上了这种比赛,也喜欢上了这种结局变幻莫测的赌博方式。

????但易军却笑了笑:“确实,大家就是奔着玩玩儿来的,今天是我娇莲开业嘛。不过今天我既然是东家,那也不能太小气。赢钱的尽管带走,输了的娇莲埋单。”

????皆大欢喜。

????这时候,邀请来的这些贵宾观众已经准备离场了。易军准备了饭局,大部分人会参加,也有个别确有急事的要各奔东西,这已经不算什么。只要来到了这拳场了,就已经算是给了娇莲面子。

????可就在这已经结束的时候,一个女子走了进来,带着一股一眼就能看出的怒气。身后是一个保镖,紧紧跟随。

????所有贵宾都认识她陈丹青。

????陈丹青走到了拳台前,直视易军,哀伤凄婉的声音之中带有三分怒气,咬牙切齿:“军爷,我可真服了你!”

????言语不善,所有人都能听出其中的火药味。

????反观正要走下拳台的易军,却没有以往的斗志或顽浮,而且令人不解的叹了口气。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