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5章 脱!-护花狂龙 ag返水|平台,ag捕鱼王|官网,ag8亚游登录|开户

护花狂龙

第155章 脱!

青狐妖2017-2-15 23:10:22Ctrl+D 收藏本站

????下不为例,如何服人?

????为了这个,万家生佛人也想好了相应的解释纯属胡诌,并且让徐伟元公布出来。

????于是徐伟元看了看一脸窝囊气的君维州,冷笑道:“佛爷说了,易军的先辈早年间对佛爷有恩。佛爷是个念旧感恩的长者,这次不准备和易军一般见识。”

????意思很明白:假如你们对佛爷曾经有恩,那么即便是犯了事,佛爷也会开一面。

????但问题在于,谁能对万家生佛施恩?向来都是万家生佛周济众人,哪有别人帮衬他的?

????所以,这句话简直就是个空话。相反,这个解释还显示出万家生佛的知恩图报、重情重义,而且关爱恩人的后人子弟。

????只不过徐伟元把这个理由说出来之后,全场震惊了。原来这个易军,和佛爷竟然还有这么密切的关系!不得不说,所有人都再次对易军刮目相看,易军在他们心中的地位也再次拔高。因为在各个城市里混的,假如能得到佛爷的一点帮扶,其势力会大大的扩展。”“

????君维州如遭雷击,怯生生不敢说话。最终在众人讥诮的眼光之中,灰溜溜离开了星河会所。这一次真的丢人了,而且以后连报复易军都成了问题。假如对佛爷的恩人后辈出手,天知道佛爷会怎么做?!

????他那大保镖试探着问:“大少,咱们派出来的这些人手,还留下吗?”

????“留个鸟!老辈子的恩情都扯出来了,再在这地方对易军动手,那不是找抽啊!”君维州怒道,不过这话证明这货也不是个死傻子。“密切关注易军的动向,寻找机会再说。”

????于是,君维州带着几十个人风尘吸张的杀过来,结果只能灰头土脸地撤回去。

????……

????而此时的易军,已经缓步来到了星河会所的副楼前。

????这也是一座民族古典风格的楼,起地三层,但是占地面积很大。只不过二层面积略小,三层小一些。上面两层的子前,都垂挂着迎风而动的珠帘。就在三楼正中间子的珠帘后,易军一抬头就瞥见了一道陌生而又熟悉的身影。

????一袭古典风的淡青色旗袍,似乎在微凉的秋风中婀娜。这只是错觉,实际上这人一动不动,只是站在前向下凝视。任风起风落,顽强而固执就是这种怪怪的感觉。

????只不过从这女子的身上,易军似乎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幽怨。遥遥对视,隔着珠帘法看真切。但易军觉得有点头皮发麻,心道这妞儿恐怕要发飙。

????自失的一笑,迈步到了副楼厅门前。门口有两个黑衣男子伫立,甚至挤开了星河会所原的安保人员由此可见是何等的强势。

????“请带我去见你们总裁。”易军笑道。

????一个黑衣男子微微点了点头,转身大步前行,一言不发。这两个把门儿的家伙身手肯定不错,走路的步子都不一般。而沿着木楼梯折行向上,每一层楼梯口都有人把守。只不过到了三楼楼梯口的时候,是两个面表情的秀丽女子。一直到了会见的房间前,才多了两个乖巧点的女孩子。这两个就不是纯粹的保镖了,或许还带有侍女的味道。当然说好听点,就是女秘书。

????真是个大排场。五辆豪车,六个保镖,两个秘书,这样的出行派头儿真不一般。

????而这两个女秘书,易军是见过的。当初在佛山脚下的琴湖之畔,就是这两个女秘书陪着湘竹泪渡过了一个令她恨欲狂的漫漫长夜。

????“易先生请。”左边的女秘书微笑着打开了房门,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待易军走进去之后,又将房门小心翼翼的关起。

????易军停下了脚步,凝视这个一身洁白旗袍的女子背影。旗袍的做工极其考究,上绣有一支淡黑色的竹子,苏城大师级的刺绣功夫,如今已经不多见。一袭秀发松散的盘起,一米六九的身材窈窕婀娜。旗袍的袖子是短款,露出了两条嫩藕般的前臂。两只手自然的垂落,每只削葱般的玉指之前,十根指甲修剪得很短,洁净如玉。

????“不会就这么让哥盯着屁股看下去吧。”易军嘿嘿一乐。

????真特妈大煞风景!好似一幅令人沉醉入迷的淡墨山水画,被一下子泼上了一盆洗脚水。

????湘竹泪淡淡转过了身,并未因为易军这粗俗的调笑而动了情绪。微微的蹙眉,凝视的样子让易军有点不自在。这妞儿是个偏执狂,固执的很。这么直勾勾的盯着人看,能把易军盯得浑身不自在。

????不过这张脸真是美到了极致,而且是不带一丝烟尘、不带一丝俗气的美。唯一的一点破相,是白皙脖颈下一枚豆粒大小的暗红色胎记,恰在领口儿正中。说是破相,偏偏又平白多出了一分另类的神韵。

????如果她真是一支湘竹,那么这粒胎记恰恰像是一滴妃子泪。

????刚要再说句话,湘竹泪反倒是开口了。“一直以为你死了……其实还不如死了的好,这世道上就少了个祸害。”

????“祸害命最长嘛。”易军咧嘴笑道,“不过一见面就咒哥死,也太绝情了吧。”

????“绝情,难道你是个有情的?”湘竹泪淡然冷笑,“既然那夜没死,为什么不去见我?为什么后来不跟我联系?假如找出一个重伤法前去的借口来糊弄我,我会一刀劈了你。”

????“其实,当时还真的受伤了。”

????湘竹泪美目一横:“要是受伤没办法动身,你又怎么知道‘琉璃火、未央天’?恐怕是已经偷偷潜伏到了琴湖边,明明看到我在等你,而你却没有上船找我吧。”

????“当时形势有点紧,怕给你带去麻烦。”易军笑了笑,“哥要是浑身滴血的跑到你那船上,恐怕会给你引过去一群狼。”

????“还真受伤了?”湘竹泪有点不信。

????“对方不地道,用枪了,崩在了咱胳膊上。”易军咧着嘴说,“哥啥时候骗过你。”

????湘竹泪优雅的抱着双臂,摇了摇头:“可我觉得,你一直以来都没有一句真话。脱衣服!”

????“啊?”

????“让我看看你那枪伤。”

????“你还是不信啊!”易军揉了揉脑门儿苦笑。

????“男人有几个是靠谱儿的?”湘竹泪的固执当然不一般,“脱!”

????“你亲自给哥脱掉得了,谁叫你不信我。”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