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8章 我非剑痕,他非生佛-护花狂龙 ag返水|平台,ag捕鱼王|官网,ag8亚游登录|开户

护花狂龙

第98章 我非剑痕,他非生佛

青狐妖2017-2-15 23:4:32Ctrl+D 收藏本站

????第98章我非剑痕,他非生佛

????乔幼嘉的身体素质很不错,这记高高扬起、凶狠砸落的劈挂腿,也确实达到了一定的火候儿。柔韧而轻盈的娇|躯腾跃起一道赏心悦目的靓影,松散的马尾辫轻轻飘起,偏偏又彰显出一股暴力美。

????练散打的人,身体柔韧程度都不错,何况乔幼嘉还是个女孩子。甚至,前阵子在络上爆红一时的“女生宿舍一字马”照片,就是这丫头聊之中的恶搞。没露脸儿,大家也不知道是她。

????阴柔与暴力完美融合的时候,确实让人食指大动。

????那条长长的劈落,眼看着就砸在了易军的肩膀上可见乔幼嘉这一腿踢得有多高。

????而就在这时候,乔幼嘉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了!一只大手猛然抓住了脚踝,身体陡然之间失去了平衡感。高速而剧烈运动中的身体一旦受阻,很显然要摔倒。

????但这时候,那只腿被往上一提,乔幼嘉的身体就不得不向前贴近了很多。顺势的,另一只大手伸到了她的腰后,扶住她免得摔倒。”“

????现在,她单腿被易军一只手拉扯得高高的,过了肩膀;小蛮腰也被易军揽住,修长而富有青春气息的身体几乎紧紧贴在易军身上,姿态太暧昧了!

????这,简直就是男女做那种事的时候,极为经典的姿势改为站立版的“鬼子扛枪”啊!

????刹那间,暧昧指数从零急剧飙升到了一百!

????邢畏有点蛋疼的扭过头,装作什么也没看见。

????乔幼嘉则刚刚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姿势是何等的尴尬,“妈呀”一声就要挣脱。

????易军松开手,暗骂自己真畜生。只想着见招拆招了,也没考虑人家还只是个十六岁的小女生。就是出手,也该注意一下方式方法的。

????这时候,三个人都有点发愣。易军反应的,挠着头笑道:“咳咳,我就说自己是练摔跤的,一出手就知道抓人家的肢体,习惯成自然啦。”

????乔幼嘉终究只是个单纯的小女生,对于刚才那种姿势只觉得不好意思,并没想到什么邪恶成分,她不懂什么“鬼子扛枪”。揉了揉鼻梁高高的小鼻子,“算了,以后再也不跟摔跤高手比试了,真讨厌!”

????而不远处的邢畏,却流露出了淡淡的失望情绪。

????他早就猜测到,乔幼嘉很难完全试探出易军的身手。但作为一个全市女子散打冠军,至少总该能让易军出手几招。而凭借邢畏那老辣的眼力,就能猜测出一个最低限了。

????但是,易军和乔幼嘉交手太短暂了。一个姿态拙劣的躲避,而后就是简简单单的抓住乔幼嘉的脚脖儿,就这两下子。仅凭这两下,邢畏只能大体知道:易军的反应速度很不错。至于其他的深浅,他还是一所知。

????易军笑了笑:“瞧吧,我就说咱们没啥好比的。不过你的速度和身法真不错,同龄人之中肯定是佼佼者。这一次的全市冠军,肯定还是你!”

????“哼,这还算句好话!”乔大小姐可不是个谦虚女子。

????邢畏此时走过来,说:“幼嘉,你继续练习我教给你的步法,争取大赛之前有所突破。一个小时之后,回宿舍去休息,我和易兄出去走走。”

????乔幼嘉嗯了一声,还对易军说了一句:“喂,等我比赛结束了,周末到你那ktv去玩啊!我去之前跟你联系,你别溜走!你这家伙……有点意思。”

????……

????和邢畏一同离开体育馆,夜色凉如水。他知道易军想的是什么,苦笑说:“那次咱们遇到之后,易兄指点的不错人这辈子短短几十年,别走了弯路还不回头。和钱三爷那边的事情了结了,兄弟决定走条安稳路子,来当一个体育老师,教一教散打和武术什么的。没出息的工作,见笑了。”

????决意退出江湖?易军先是一怔,随后笑着拍了拍邢畏的肩膀,说了句“不错”。一个人想走哪条路,来就是独立自主的选择,而且所谓高尚或卑微。

????做一个教师怎么了?凭自己事吃饭,不偷不抢不坑不骗。而且以邢畏这样的身手,绝对是一个高水平的教师,不会误人子弟。就从刚才乔幼嘉那个步法来看,易军一眼就看出是不错的。

????“嗯嗯,也好啊!”易军笑道。

????邢畏也难得的笑了笑:“嗯,我闯这一行的时间不长,跟着钱三爷也非回报当初一次恩情,了断一份缘法,从此各不相干。”

????易军笑了笑:“以前理解错了,还以为你会一直跟着他。”

????邢畏目光深邃,遥望璀璨星空,叹了口气:“我不是剑痕,没那份事;他不是万家生佛,缺了那份气度……”

????我非剑痕,他非生佛!

????这是个稀里糊涂、但似乎又是一针见血的理由。

????易军笑道:“钱三爷让畏兄失望了?”

????“算了,终究缘分一场,不提这个。”邢畏淡然说,“不管怎么说,在我这短短的地下生涯之中,至少做到愧心,没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

????易军很高兴,心道这邢畏果然是条汉子!

????当初邢畏在省城风生水起,确实人鬼皆惊。但是,还真没听说他乒良善、屠戮辜的事情。江宁警方当初对他严阵以待,却说他没有案底,也不完全是他做事干净利索,重要的是他自己做的事有些原则。

????但是,帮助钱齐云和谢璞制造的那起车祸(颜玉事件,又该怎么说?颜玉不算个好娘们儿,但也不至于该死。假如易军知道了这一点,不知该作何感想。

????总之,邢畏是个很复杂的家伙。

????但易军不知道这件事,所以只是一心为这条汉子的选择而感到高兴。“走,现在才八点半,天色还早,我请畏兄喝两杯。地方……就在咱们初次相识的烧烤广场怎么样?你看重缘法,我也一样,哈哈哈!”

????想到那次在烧烤广场的蛋疼遭遇,邢畏不禁莞尔。没有反对,和易军一同走出光华中学的校门,走进了那辆破捷达。

????开了没多久,距离那偏僻的烧烤广场也越来越近,邢畏双目爆射一股寒芒。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