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章 了断-护花狂龙 ag返水|平台,ag捕鱼王|官网,ag8亚游登录|开户

护花狂龙

第62章 了断

青狐妖2017-2-15 23:0:55Ctrl+D 收藏本站

????第62章了断

????娇莲ktv三天之后就要开业了,金碧辉煌。最总面积不算超大,但也够体面。

????林雅诗有些傻傻的看着易军这个产业,百感交集。想当初,她只是为了追求富贵而背叛了易军。但是现在,易军一个翻身仗就打拼出了让她瞠目结舌的财富基础。虽然和高家依旧相距甚远,但易军爆发的速度太猛,而且他也太年轻。高龙生在易军这个年纪的时候,仅仅是一个在企业里混吃等死的苦bi。至于高威这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货,又哪有资格和易军比?

????对于易军,她已经不抱任何非分之想。她了解易军,甚至比岚姐和青青她们了解得多,因为在一起的时间太长。她知道易军是个铁汉子,容不下背叛。

????所以,她毫不避讳地对易军表示:她要坚持把孩子生下来。

????听了林雅诗这个决定,易军默默的抽了根烟,很味,抽了两口就掐灭在烟灰缸里。虽然是岚姐“勒令”他必须改抽的软中华,但他真的抽不出任何味道。岚姐说他身份不同了,是娇莲的老板,即便是为了娇莲的脸面考虑,也不能一直拿着红塔山当个性。”“

????岚姐说得好:我们没有达到那个可以藐视世俗的妖孽层面,那就要尊重世俗,至少是表面上的尊重哪怕你打心眼儿里瞧不起这混账玩意儿。

????易军没说什么,抽。人这辈子总要有太多的改变,哪怕只是为了身边人的想法或感受。

????“为什么?这会苦了你一生。”掐了烟,易军有些沉闷的说。

????假如林雅诗执意剩下肚子里的孩子,确实会苦了她一生。在有些地方的方言之中,这种情况被称作“拖油瓶的”。一个没结婚的女人带着个孩子,还能找什么好人家?

????林雅诗苦涩的笑了笑:“非走我妈那条老路。虽然辛苦,但几十年不也过来了?高威不是人,我自己也作孽,但孩子是辜的。”

????其实,一个刚刚怀了一两个月的孩子,很难让母亲感受到太浓烈的亲子感情。但是林雅诗不同,她自己就是这样一个苦命人,所以对肚子里的孩子有种天生的怜悯和悲伤。特别是在看守所那些天,在那个阴冷的环境之中,孤孤单单的她只能感觉到肚子里的孩子陪伴着自己,就好像自己小时候默默陪伴着自己的母亲。

????这叫相依为命。

????而林雅诗说她走林母的老路,等于说是今后不会再找男人。一个单身女人带着一个孩子,什么叫孤苦伶仃,什么叫艰难困苦,易军可以预见。所以,刚刚掐灭了香烟的他手头有些空虚,竟然再度去摸那盒软中华。

????二楼传来了呕呀嘈杂的歌声,那是几个服务生在开业之前最后一次调试音响效果。林雅诗忽然记起,当初自己最喜欢的一首歌,也是易军最喜欢她在他身边哼唱的那首,单纯洁白如一朵栀子花。当庸俗袭来,纯情不再,她再也没有唱起过。“易军,还想再听我唱那首歌吗?”

????易军知道她说的,肯定是那首《后来》。点了点头,随即和她一同步入一个包间儿。点开的果然是这首歌,林雅诗有点傻傻的。看着那熟悉的歌词,她忽然觉得这首歌其实让她很陌生,潸然泪下,轻声吟唱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

????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

????子花白花瓣,落在我蓝色百褶裙上。“爱你”,你轻声说,我低下头闻见一阵芬芳;

????……

????那时候的爱情,为什么就能那样简单?而又是为什么,人年少时,一定要让深爱的人受伤?

????……

????黯淡的包间儿里歌声飘渺落寞,如泣、如诉、如怨。当伴奏结束,她已经泪流满面。痛苦力地坐在了沙发上,任凭那股悲伤蔓延、再蔓延。

????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词强说愁。当初天真忧的林雅诗哼唱出的是故寻愁觅恨,而现在的她唱出的则是骨子里的哀伤。

????门外,两个女人是另一番的心思。

????唐青青要冲进去,将那个被她视为不知廉耻的臭女人从易军身边赶走。她不配再向军哥表白什么!狂野小美女挥舞着小拳头怒气冲冲。

????岚姐却轻轻拉出了她,摇了摇头。让这个已经付出命运代价的女人保留一点纯净如水的梦想吧,岚姐轻声叹息着说。

????房间内的女人已经擦拭掉了脸上的泪水,没有涂抹化妆品的脸一如数年前的清纯。“易军,要是你不在意,我想让将来的孩子姓‘易’……行吗?”

????心头一颤。

????论易军同意与否,其实他阻止不了。但林雅诗既然在问他,他也法回避。沉闷的点了点头,他知道林雅诗的这个决定,表明了她注定走上一条孤独到底的路。

????“谢谢你,允许我还保留一个梦。”林雅诗轻抚自己的小腹,似乎为腹中的孩子找到了一个心的归宿,虽然飘渺。

????易军也终于起身,说:“以后经济上有困难,对我说。有我一口吃的,就饿不着你和孩子。”

????林雅诗露出了难得的笑容:“我可是一个真正庸俗的女人,不会像狗血言情小说里写的那样坚强,那样自立。你要是给,我会厚着脸接着的。”

????“就该是这样。”易军沉闷的抽了口烟,说,“哪怕只因为孩子的姓氏。”

????带着九分苦涩、一分微甜,林雅诗离开了包间儿,离开了那个支撑她后半生精神世界的男人。出门时,看到了同样满面泪花的唐青青,以及已经语的岚姐。三个女人相互对视,错身而过。命运就像是这个错身,将一段幸福完成了移交。

????当林雅诗走远,唐青青已经狠狠擦干了脸上的泪水。“你这装bi的家伙,为啥连和那种女人的离别,都把老子感动的一塌糊涂。军哥,有种你也同意我将来的孩子跟你的姓!”

????扯。

????岚姐则心头一阵轻松,为自己轻松,也替易军轻松。她知道,做出了这个彻底的了断之后,易军会活得从容。这个身体上依旧保守的男人,情感上加成熟了。这份成熟的情感心境,会托升起他的雄心和野心,再牵挂的去跋扈飞扬。

????果然,易军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很从容。微笑着在小美女的脑袋上敲了一记,“跟哥的姓?为啥不能是根正苗红正儿八经的?这叫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没羞没臊!”岚姐啐骂了句。转身,露出一个欣然的笑容。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