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 真真正正的荡妇-护花狂龙 ag返水|平台,ag捕鱼王|官网,ag8亚游登录|开户

护花狂龙

第32章 真真正正的荡妇

青狐妖2017-2-15 22:57:49Ctrl+D 收藏本站

????第32章真真正正的荡妇

????易军渐渐的意识到,庄晚秋有点装晕。:看小说一开始没这么考虑,但后来扶着她的时候,意间触碰到了那对饱|满的胸脯。她心脏的跳动速率,似乎不紧不慢,不像是酒喝多了的样子。而且装的终究是装的,偶尔间神色的一点不对,还是逃不过易军的敏锐洞察力。

????不过,揭破美女的谎言是很不礼貌的,也是很大煞风景的。易军全所谓,心道你这小娘们儿就是再蹦,也不能给老子带来任何麻烦。而且只要把你往家里一送,万事ok了不是?

????这时候,户微微进来一些夏夜的风,庄晚秋“清醒”了一些。似乎是怔怔的看了看易军,而后一声轻轻的叹息。

????“晚秋小姐怎么了?”易军一边开车一边笑问,但是没转头。

????“不想回家。”似乎是尽的幽怨。

????“哦,一个人寂寞?还是……?”易军忽然想到,刚才在酒桌上还没问庄晚秋家里的情况。

????庄晚秋则叹道:“家里的男人……不想面对。跟了个不争气的男人,满心的窝囊只有自己知道。””“

????戳,原来还是有夫之妇!这一点,到出乎了易军的意外。而一个有夫之妇在外头搞公关、陪喝酒,朝朝丝竹、夜夜欢歌,家庭能和谐了那才叫一个奇怪。

????而且,一个女人向一个男人倾诉自己男人怎么怎么不行的时候,有些事往往就不可避免了。这是出轨的先兆,极其危险。当然,这事儿放在庄晚秋的身上,恐怕倒是司空见惯了的。

????“哦,两口子过日子少不得磕磕碰碰,锅碗瓢盆一大堆事,哪有事事顺心的。”易军说的不咸不淡,“你家先生在哪里高就?”

????“他也谈什么高就?呵呵!”庄晚秋自失的一笑,“在市中区检察院,公诉科科长,小小的副科级。”

????易军笑了笑:“那是晚秋小姐眼界高。检察院是好单位,公诉科也是好部门。年纪轻轻能做到公诉科的科长,算是不错了。”

????“他呀,一辈子能熬出一个正科级,我看就是烧了高香。”庄晚秋不屑的说。

????确实,要是在区检察院混,正科级就是副检察长了,真的很难。至于进一步?哪怕庄晚秋帮他使尽了力气,恐怕也几乎没啥希望。庄晚秋身都是体制外的,哪能干预过多的体制内的事务,而且她的能量也不够大。

????庄晚秋奈的摇了摇头,苦笑:“哪个女人不指望自己的男人风风光光,高高在上?不行啊,他不是那块料儿。平时窝窝囊囊,见了领导唯唯诺诺,说白了就是没男人味儿。你是没见过他,见了之后就知道了,哎。”

????能把自己的男人说成这样,这样的女人肯定一勾手指头就跟别的男人上床,至少有八成可能。

????只不过,庄晚秋的男人确实就是个窝囊废。不是大窝囊废,还和庄晚秋这个小荡妇成不了两口子呢。

????原来,庄晚秋早就在酒桌上认识了市中区检察院的检察长,顿时、金风玉露。而庄晚秋是个有主见的,知道一个女人早晚要有个家,最终还是决定要嫁个男人。

????但是,这检察长却不舍得,而且知道庄晚秋一旦嫁了人,以后两人再勾搭就不随意不尽兴了。万一庄晚秋再凭借过人的姿色嫁入了豪门,进而由此得罪了大人物,恐怕事情会糟糕,甚至可能影响这检察长的仕途。于是想来想去,这检察长竟然想出了一个歹毒的“妙计”

????他安排自己手底下的一个年轻小科员娶庄晚秋!!!

????这个小科员,自然就是庄晚秋现在的男人孙大才。

????之所以选择孙大才,是因为检察长知道这小子是个没种的,而且是个官瘾很大的。检察长答应了孙大才,只要答应娶庄晚秋、做一个名义夫妻,而且不干涉他和庄晚秋以后的来往,那么检察长日后就大大的重用孙大才。

????窝囊废孙大才左思右想,一来不敢得罪检察长,二来又被那锦绣前程所吸引,结果就认了。

????于是,孙大才在明知戴着一堆绿油油的高帽子的情况下,依旧迎娶了江宁市有名的交际花庄晚秋。不知道实情的,还以为孙大才踩了狗屎运,取了个如花似玉、有钱有能力的婆娘;而知道庄晚秋实情的,则只能暗叹这孙大才倒了八辈子血霉,一结婚就戴了数不清的帽子,而且还注定要继续戴下去。

????检察长为了继续和庄晚秋苟合,还真的没有食言。这几年,先是把孙大才提拔为公诉科副科长,年初时候又提拔为科长。孙大才貌似风光,其实有苦自己知!

????几年来,自从他和庄晚秋结婚,每年同床的次数一只手能查出来。相反,和自己老婆传出绯闻的男人,倒是两只手也数不清。每年偶尔的夫妻之欢,也非是庄晚秋抱着尝尝鲜的想法,和孙大才来那么几次。但是,孙大才那点“微末道行”,真心难入庄晚秋的法眼。人家庄晚秋阅人数,见过的猛士多了去,孙大才那小胳膊小腿儿的太不给力。

????举个小例子,就知道这孙大才的悲哀。孙大才唯一发猛的一次,是在去年底。这小子公务外出半个月,憋了一肚子的精神,而且又买了什么稀奇古怪的“药物”。回到家之后大发神威,一展雄风,竟然让庄晚秋来了感觉!两人在客厅里第一次玩儿个酣畅淋漓,将遇良才。

????遇到这种破天荒、里程碑式的怪事,庄晚秋也彻彻底底的投入了进去,嚎了几嗓子。孙大才大喜,心道自己终于男人了一回。

????但是,邻居不干了!邻家一个泼妇直接敲门,隔着门要求这两口子小点声:“好歹也注意注意影响!半个月了天天这么叫唤,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半个月天天这么叫唤……孙大才顿时泄了气,唯一的一次勇猛也彻底烟消云散,小棒槌也成了个软哒哒的小蚯蚓。郁闷的大哭一场,但人家庄晚秋骂了句“没用”就甩门出去了。

????总之,这两口子就是这幅鸟状态。虽然事情和孙大才的软弱能有点关系,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庄晚秋是个真真正正的荡妇。

????如今,这个美艳漂亮的小荡妇刚刚向易军诉了苦她还苦?不知道人家孙大才是不是该淹死在苦海深处了。此时的庄晚秋满腔的幽怨处抛洒,只能含情脉脉的看着身边开着车的易军,仿佛是个不幸婚姻的受害者。至于一只娇俏的小手,则“不经意”的扯了扯那满是牡丹纹饰的高开叉旗袍,一条光溜溜的大腿浑圆白皙,刺激着身边男人眼角的余光。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