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44章 二号首长的两件事-护花狂龙 ag返水|平台,ag捕鱼王|官网,ag8亚游登录|开户

护花狂龙

第2444章 二号首长的两件事

青狐妖2017-2-16 2:50:50Ctrl+D 收藏本站

????这次真的是宾主落座了,二号首长坐在主宾的位置——也就是叶知非安炸弹的地方。可见澹台铁树的守卫警戒责任,究竟有多么重大。

????其实,叶晴空本来力劝二号首长坐在正中间主陪之位,无奈二号首长却坚持笑称自己今天只是客人。说到底,他不想以级别地位的高低,打破了这些家族内部的老规矩,毕竟今天不是单纯的宴会,而是叶家家主的移交。

????为此,叶晴空只能作罢。她径直坐在了主陪——也就是桌子正中间的位置,但椅子稍稍向自己左边挪了挪,显得不至于比二号首长突出多少。至于易军则坐在她的正对面,这是整个桌子的末席。

????因为在这张桌子上,除了叶晴空和二号首长,剩下的都是各个一线豪门的家主。至于其余人等,都在别的桌子上落座。甚至连叶家另一位重量级人物叶骄阳,也只是坐在了旁边第二号桌子上。他在这里还不尴尬,因为陪着赵天恒、赵天永、赵天远、段英杰、段英奇等一批老一辈。这些人不是家主,但也同是本家的重量级核心。

????现在易军对外尚且不是叶家之主,所以作为整个桌边“地位最低”的一个,他只能坐在末席。甚至,连唯一一个和他同等辈分的青青,也挨着他坐在他的上手位置。没办法,青青代表的是赵家,也是一线家主之一。

????这是规矩,也是不成文的制度。你第一豪门就是再牛叉,也不至于让家主之外的人压在别的一线家主头上。几十年来,圈子里都默认这种规矩。

????虽然大家都知道今天的目的,但叶晴空还是笑着叙述了一下,并且把昨天晚上的象征xing场景又上演了一遍——将叶家那个家传的军刀、也是他们家主的信物,在众目睽睽之下交到了易军的手中。昨晚,那是为了家族内部核心的认可;而今天,则是昭告外界。

????甚至更甚一步的是,当这个交接过程完成之后,叶晴空竟然主动坐在了桌子的对面——那原本易军是易军的位置,也是整张桌子的最末席!

????这是一个最最明显的昭告——我叶晴空已经不是叶家之主,只是叶家普通一员!而真正的叶家之主,已经换人了!而这张桌子边,现在只有她的“地位最低”,她不坐末席,谁坐?

????哪怕易军劝了劝,但叶晴空也笑着坚决推辞。为了树立侄子的威信、稳固其地位,叶晴空这一点做得非常坚决,不会有任何妥协。

????而一旁桌子上的老爹叶骄阳,打破了这个稍显尴尬的局面,笑道:“小军,这是咱们圈子的规矩。哪怕以后在家里,你在你姑姑面前跪着伺候,但今天这场合不一样,该怎样就怎样。去吧,也别让大首长看笑话。”

????这句话,说明了要把正式关系和家庭关系分开,同时也给妹妹叶晴空最大的尊重。至少让外人都知道,即便是退了位的叶家家主,也绝非等闲之人。就算是现在的叶家家主易军,在私下里依旧要恭敬侍奉。至于外人,更不敢因此而轻视叶晴空一分一毫。

????由此,易军笑着点了点头,大步落座在刚才叶晴空的位置。

????一次看似不经意的座次变更,事实上比什么家主信物移交更能直接体现权势的转移。其实这在各种场合都很常见,就好像电视上领导们的席位摆放,不都是如此?

????落座之后,易军向在座诸位敬了个酒,而后说了一通准备好的客套话,也都是大路边儿上的话。随后,他笑着对二号首长说:“首长既然来了,就给我们大家指示几句吧。”

????“指示谈不上,我说了今天只是客人。”二号首长笑了笑,“不过既然来了,那就和大家交流一两件事,也算是两个想法。”

????“第一件事,就是关于各家发展的问题。最近我很高兴的看到,现在各个家族之间和睦相处,这是一件幸事,于家于国都是幸事。当然,我和一号都更希望这种良好的态势能够继续维持并发展下去。大家团结一致能够做大事,也避免了太多的能量内耗。大家也不要谦虚,我也知道在座各位都是在首都一敲锣,声音能传遍北国江南的人物。各位的和衷共济,必然能为咱们的国家做出更多的贡献。”

????这句话,说的其实已经有些直接了。对于这种游离于体制之外、却又极大影响甚至控制体制内运行的家族,官方一直不会直接承认的。不过今天二号首长也说了,他是以一个“客人”的身份来这里。既然不是以大首长的身份前来,有些话自然也就说的透彻了些。

????对于这番话,没有人敢擅自接话。特别是那句“首都一敲锣、声音传遍北国江南”,等于明说了他们各大家主的实际能量。也不知道这种巨大能量,会不会让上头有所顾忌。

????唯有易军不得不开口,因为他代表着叶家,而叶家现在代表着所有豪门,而且他也是这里的主人。

????笑了笑,易军有点半开玩笑的说:“几面破锣也敲不出交响乐来,说到底都还只是咱们祖国这个大乐团的一个小分子,最终都得看您的指挥棒怎么指挥。不过要说和衷共济,首长这句话说到了咱们的心坎儿上。几位叔伯的眼界格局都非同常人,自然都明白和为贵的道理,以后咱们大家也一定按首长的指示来做。来,咱们敬首长一杯。”

????“来来,敬首长一杯。”一群人顿时笑了起来,因为易军这话避重就轻的把比较难堪的问题闪了过去。

????二号首长笑了笑:“我不胜酒力,请大家体谅一下,允许我以茶代酒。”

????喝完之后,他就笑着说:“至于这第二件事,就是关于晴空同志职务的问题。这件事本是正常调整,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特意提一下。”

????知道叶晴空要调整职务的,也就叶家最核心的那几个,而且是昨晚才知道。所以,在座的这些外人倒是都不清楚。一听二号首长这句话,一群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好家伙,叶晴空要进京?!”

????是啊,她本就是省委书记、封疆大吏了,要是更进一步,不进京还能怎样?这是人的惯性思维。但由此也可以看出,官场之中“只能上、不能下”的心态,是何等的根深蒂固!

????但是,他们彻底想反了。要是走寻常路,还用得着大首长在这里特意叮嘱?

????易军笑了笑没有言语,心道等谜题解开之时,不知道你们会惊讶成什么样?而等你们咂摸透了其中三味,不知道又会羡慕悔恨到什么样?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