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80章 上了贼船下不来-护花狂龙 ag返水|平台,ag捕鱼王|官网,ag8亚游登录|开户

护花狂龙

第2380章 上了贼船下不来

青狐妖2017-2-16 2:44:38Ctrl+D 收藏本站

????听了高山浊老婆的这话,易军和龙天闲也不免为之一震。一个女人能有这点胆量,也确实不一般。

????结果,高山浊却怒道:“管你什么事!冤有头债有主,你一个女人家,能害得了曾大哥?军哥,那些事都是我做的,一个娘们儿家能有多大本事,你别听他的!”

????易军冷冷的盯着这奇葩两口子,心道现在这社会上,大难临头各自飞的见多了,还是这些上点年纪的老夫老妻,遇到大事儿的时候有点患难与共相濡以沫的情分。

????结果,高山浊的老婆则泪流满面的说:“那时候是那些人抓了我,胁迫老高做的那些事。军哥你知道,当时我一个年轻女人被他们抓到,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威胁。我那时候想死,可是被绑着连死都死不成。老高他因为我,没顾得上兄弟仗义,这是他不好,但归根结底是我拖累了他。”

????这女人现在都四五十岁了,总不好意思直接说明白。但是,那时候一个年轻女人被人给抓到了,会向高山浊做出什么样的威胁,用屁股都能想到。

????在老婆和兄弟之间,高山浊选择前者。或许他不仗义,但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当时的他若是只能二选一的话,也不能说真的就错了。人生,很多时候总要在两个无奈选项之中选择一个。

????换做一般人会怎么选?或许至少一半、乃至更多的人会和高山浊一样。

????至于协助谋杀了曾广义之后,高山浊可就是真的彻底踩进了贼船,永世不得翻身。杀了带头的大哥,这在地下世界里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获得原谅的事情,所以他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于是在那种胁迫下,他又只能把屠刀伸向了躲避在岛倭国的那些福清帮兄弟,一刀接着一刀……

????杀到了最后,就再也没有回头路。

????也正是知道他不可能再有回头路,陈老板才能放心他,甚至不介意扶持他。而高山浊两口子当时只身在外,又不敢回国——那时候“刀魔”盖世奇他们可提着大刀四处要杀人呢!虽然盖世奇不知道是高山浊的事情,但高山浊自己心虚。而且他当年就伪造了已经死去的假象,甚至连容貌都整了。这样去面对盖世奇,怕是盖世奇也会起疑心。

????所以,高山浊干脆将错就错,向陈老板表示了效忠,彻彻底底的效忠。而陈老板知道他不可能再回头,于是干脆扶持他做了山口组大阪地区的负责人。因为那时候的山口组终究是一些岛倭人在执掌,总不如高山浊这个华夏人容易控制。而且陈老板抓住高山浊这个大把柄,高山浊也不敢不惟命是从。

????一步接着一步,高山浊自己也不是简单人物,长期而丰富的地下斗争经验,加之陈老板的刻意扶持和帮助,使得他最终坐在了山口组第七代大当家的宝座上,成为雄踞一国地下世界的霸主。

????说起来简单,像是一个流水账,但其中的步步为营、勾心斗角,又是一部厚厚的地下世界奋斗史。

????麻木的听着老婆的叙述,高山浊已经有点失神。他觉得,自己今天难逃一死。被曾广义的女婿抓了,没有活的理由。

????而高山浊的老婆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跪在易军面前,死活求易军放了高山浊一马。

????易军点了根烟,也往高山浊嘴里塞了一根,说:“这么说,当初就是陈老板挟持的她?”

????高高山浊摇了摇头,随即又点了点头,说:“当时出手的,是岛倭国的信浓家族,也就是信浓忍者。那时候不知道是陈先生……不知道是姓陈的干的。但是后来才发现,那些忍者也是姓陈的下属。不过那时候我都已经是上了贼船好多年,想转身也不可能了,只能咽了这口气。”

????原来当高山浊在岛倭国立稳脚跟之后,特别是坐稳了山口组大阪地区负责人的位置,也想着开始反击——报复当年要挟他的信浓家族。可是当他刚刚要出手,却被陈老板勒令停下了。

????那时候陈老板给他的解释是:让他戒急用忍、稍安勿躁。陈老板说那些忍者家族的实力很强,而且各大家族关系紧密,一旦开启了战端,高山浊手下那些人马根本不够对方杀的。

????实力不对等,加之陈老板也要求停手,所以高山浊也就忍了。一直忍到了他成为整个山口组的七代目,坐拥数万人马,再度生出了屠杀忍者家族的心思。那时候的他今非昔比,已经是世界级的地下大枭。

????可也就是那个时候,陈老板才明确的告诉他:那些忍者家族已经归顺,现在大家是一家人,是一个阵营的!

????完蛋了,没法报复了!高山浊大恨,但又不敢忤逆陈老板。因为随着高山浊地位的提升,他就越来越发现陈老板的可怕,实力也越来越让他感到深不可测。

????不过高山浊暗地里还是留心,慢慢的调查。结果这一调查不要紧,发现陈老板是忽悠他。什么“已经归顺”,根本就不是这两年才发生的事情!早在二十多年前,就是陈老板调集的忍者家族和那些杀手,所有一切都是陈老板的安排。

????可是,这又距离曾广义事件过去了十好几年,高山浊还能做什么?越来越明白陈老板那滔天能量的高山浊,也不敢对陈老板做出任何抱怨,只能就这么忍了,一忍就到了今天。

????期间他也觉得心累,也曾和他老婆商量着怎么金盆洗手,找个世界上的犄角旮旯躲起来,一过就是后半辈子。只不过这还没做出最后的决定,就被老仇家找上了门来,把他们两口子给绑架了。

????高山浊说完这些,摇头叹道:“算了,我特妈的不是个东西。二十年了,每次想到大哥(曾广义)这件事,半夜里都都能吓醒了。这日子不好受,我也早就受够了。军哥,咱们华夏道上的规矩,讲究一个祸不及妻女,听说军哥你义薄云天,今天求你给个痛快,放我老婆一条生路。下辈子我给大哥当牛做马,还了这笔债。”

????英雄志气全然消磨,有种瞬间苍老的感觉。

????易军吐了嘴里的烟头儿,冷笑着骂道:“亏你还是地下世界的一方枭雄,就知道像个娘们儿一样寻死觅活?那姓陈的把你祸害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你就没点志气弄他一把?”

????高山浊一愣,随即眼睛一亮。他从这句话听出来,似乎他们两口子都有一线生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