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73章 牡丹的大胆推测-护花狂龙 ag返水|平台,ag捕鱼王|官网,ag8亚游登录|开户

护花狂龙

第2073章 牡丹的大胆推测

青狐妖2017-2-16 2:15:39Ctrl+D 收藏本站

????湘竹泪有点不依不饶,抱着纤秀的胳膊说:“反正咱们提前约法三章——你不能和这个玫瑰擦出什么火花儿来,更不能把她领到家里。”

????易军打着哈哈笑道:“这是肯定的啊!”

????“哎,我看够呛。”牡丹撇了撇嘴。

????“汗,你们……你们竟然对哥这么没信心。”易军咧着嘴抱怨。

????牡丹笑了笑:“关键是在这种事儿上,你压根儿就没让人放心过。不过嘛,有件事你想过没有?”

????“啥?”易军眨了眨眼。

????牡丹看了看那窃听设备,又看了看湘竹泪,随即在自己身上和湘竹泪身上指了指:“地下世界《群芳谱》上,我、竹子,要是在加上这个玫瑰也被你弄到,前三名都被你个混蛋占齐了,艳福齐天呢。”

????易军浑身一颤,我勒个去!是啊,假如真的把玫瑰也给……前三名花魁大承包!这事儿厉害啊,到时候整个地下世界的雄xing牲口们,还不捶胸顿足的把他易军当成男人公敌啊!

????“动心了?你个熊犊子!”看到易军在发愣,湘竹泪一脚踢了过来,直奔“要害”。吓得易军猛然一跳,高高跃起险些倒着蹦到了桌子上。

????“汗,搞家庭暴力啊。哥也是练过一身功夫……”

????“功夫高了就牛掰了是不?真有种的话,难不成你还敢跟我打?!”湘竹泪一瞪眼。

????“不是……”易军嘿嘿笑道,“哥是说练过一身功夫铜皮铁骨呢,两条腿坚如钢,耐得住罚站;两个膝盖硬如铁,不怕搓衣板儿……嘿。”

????湘竹泪哼了一声:“谅你也不敢。”

????……

????不过不管怎么说吧,哪怕对玫瑰没有非分之想,易军心里头倒是对这妞儿没什么恶印象。至少蔷薇要求她接近并陷害易军,可是这妞儿似乎并不愿意去做。作为敌对方,能因为一面之缘就保持了这个态度,已经很难得了。

????只不过,玫瑰这个老妈可真够气人的啊。咱们一次面都没见过,你就要杀了哥,甚至不惜舍得自家孩子当诱饵。你就不怕哥阴差阳错来个将错就错,真的把你家闺女给那啥啥了?

????除非有血海深仇,犯不着这样吧?

????易军也提出了这个疑问,牡丹点了点头,说:“确实。舍得把亲生女儿当诱饵来勾引你这头大尾巴狼,可见这个蔷薇对你算是恨之入骨了。

????可你们没有直接冲突,也谈不上什么血海深仇。那么,也就只有一个解释了——

????她确实是黑暗议会的首脑!

????黑暗议会,笼罩了华夏之外几乎所有地下世界的最强势力,组建起来不知道要耗费多少心血。但是,这个辛辛苦苦组建起来的庞然大物,却被你给弄散了架。要是换做我是这个蔷薇,恐怕也恨不得把你剥皮抽筋。

????从这一点考虑的话,就能理解她为什么这么恨你啦。

????当然,这也是一件好事,证明了她在地下世界里的身份——不仅仅是军火集团这么简单!”

????易军点了点头,作为一个同样的地下奸商,他和牡丹的思维节奏是差不多的,瞬间就能反应过来。因为他们两个都是善于站在大局角度思考问题的,站得高看得远想得透。

????湘竹泪倒是一愣:“什么,不仅仅是军火集团?你的意思是说,这金蔷薇家族不仅仅是军火集团的老板?”

????牡丹点头说:“假如她只是军火集团的,那么完全没理由如此憎恨你。因为截至目前,咱们对军火集团还没造成哪怕一毛钱的损失。所以说,她可能不仅仅是军火集团的首脑,甚至应该就是整个黑暗议会的最高层。易军打击了黑暗议会,让她心疼肉疼了。

????当然,假如军火集团也是金蔷薇家族的产业,那就说明一个问题——这个黑暗议会里的八张议席,恐怕是以军火集团为核心,其余七家都是附庸!

????这也就能够解释,为什么其余七家都能找到,偏偏这个军火集团最为神秘了。因为在整个黑暗议会里面,军火集团是一个中枢,是最核心、最嫡系的势力,也是最不容出现任何闪失的部分。”

????能够从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推断出这么多的事情,连湘竹泪都觉得惊讶,心道牡丹这妞儿的脑袋是咋长的啊,大智若妖。

????易军点了点头,承认牡丹的说法虽然还只是停留在推测阶段,但确实很有可能。

????而如此一来,只要他能顺着玫瑰这条线索,一路追踪到她目前蔷薇那里,事态似乎就逐渐明朗了。“问题的关键在于,咱们要怎么充分利用这条线索。其实最好的办法,呃……让我再想想。”

????牡丹笑了笑:“遮遮掩掩的,一看就心虚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紧紧缠住这个玫瑰。她老妈让她缠住你,接近你;刚好你可以借坡打滚儿,顺便也缠住她。两人的关系一旦搞紧密了,那么找到她们家族的破绽、得到她们家族的信息的可能xing,自然就大了好多。你说,是不是?”

????易军有点心虚的瞅了瞅两个妞儿,说:“这都是你说的,我没说。”

????“没出息!”湘竹泪哼哼着说,“逢场作戏呗,你去做就是了。不过要是把握不住尺度,万一搞出个假戏真做来,哼,哪怕你有铁打的膝盖、钢做的双腿,也小心姐让你到炼钢炉里去罚跪!”

????说完,这妞儿就恨恨然到卧室里去睡了,留下易军和牡丹面面相觑。

????易军苦笑,心道女人多的麻烦,现在已经爆发得越来越明显了啊。虽然现有的几个女人还能和睦相处,但他得逐一应付每一个女子的不同小脾气,应接不暇。

????牡丹笑了笑,款款坐在了沙发上:“来,给姐捏捏肩,姐这正房就同意你去跟玫瑰逢场作戏去。”

????易军咧着嘴站在她身后,伸出双手搭在她柔嫩的肩膀上。其实易军知道,牡丹这是在开玩笑呢。因为牡丹知道,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

????“牡丹,这件事先放一放,其实我今天还打探到了一件大事。”易军叹了口气说,“关于知非的。”

????牡丹浑身一紧,双目一睁,这个心思聪慧的女人一下子猜到了问题的关键:“怎么,确定了?!”

????“嗯。”易军点了点头,回答的有点无力。

????而牡丹则深深的吸了口气,喘出之后竟然有点莫名的轻松——这跟易军走出临河小筑的时候是大体一致的感觉。这妞儿把身体软软的向后倚在靠背上,叹道:“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其实这算是一件好事,了断了一桩心思。”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