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59章 龙精虎猛-护花狂龙 ag返水|平台,ag捕鱼王|官网,ag8亚游登录|开户

护花狂龙

第2059章 龙精虎猛

青狐妖2017-2-16 2:14:23Ctrl+D 收藏本站

????“哦,应该是三个。”老孙头不动声色的说,“刚才进去那个梳着大背头的土鳖二货,应该是‘盗门’的掌门徒南大傻子。三个人明目张胆的进去,呵呵,摆明吃定了玫瑰。”

????南大傻子……好吧,假爷这外号更猛。万幸,南家兄弟这两位很少当面听到“南大傻子”和“南二愣子”的绰号,否则以南伯图那愣脾气恐怕要拼命。

????“他们要对玫瑰姐姐不利?!”小丫头很吃惊,忽然用央求的语气说,“爷爷,要是他们欺负玫瑰姐姐,您老人家肯定要帮她的,对不对啦?玫瑰姐姐是个好人呢,对了,还是咱们最大的主顾呢。”

????老孙头儿摇了摇头,叹道:“帮?爷爷我躲都来不及呢……哎,连虎王都御驾亲征了,还有个湘竹泪跟着,你让我把这老骨头白白送死么?女生外向,一点都不知道可怜爷爷哟……哎,又有人让爷爷拉二胡了呢。”

????说着,老孙头儿提起二胡,这次是边拉边唱,唱的是很俗套的老曲子《空城计》——

????“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人马乱纷纷。旌旗招展空翻影,却原来是龙精虎猛的兵……”

????还没接着唱下去,一群听众就打住了他:“喂喂,老孙头儿你老糊涂啦,是‘司马发来的兵’,不是‘龙精虎猛的兵’呢!”

????老孙头讪讪的一笑,挠了挠稀疏的头发:“哦哦,上了年纪老记错唱词儿呢,重来,重来……”

????……

????二楼上,一个貌若天仙的女子,独自静坐在一个单独的小包间儿里头。一边品茶一边看窗外的风景,同时还不耽误听到楼下传来的曲子音乐。

????这是一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子,长发盘起但没有琐碎的头饰,一双乌黑的眼睛似乎能看破了黑暗,和白皙光洁的皮肤形成了鲜明而完美的反差。极其完美的五官以黄金比例形成完美的组合,而那只托着下巴的修长白嫩的手,似乎天生而钢琴而生。

????指尖是五点艳红,涂抹指甲似乎是这个素面朝天的女子唯一的额外修饰。不过那指甲修饰得可真精致,特别是那只手握在茶香袅袅的茶盅上的时候,顿时让人产生了娇艳欲滴的惊艳之感。

????这个排名高居《群芳谱》第二的女子,究竟能比高居榜首的盛世牡丹差了多少?其实应该不差什么,美与不美全凭主观,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只能说,这两个极端美丽的女子是两种风格不同的类型而已。

????假如将牡丹比作白天里光芒四射的女神,那么这位玫瑰则像是暗夜里散发幽幽诱惑的美艳女妖。

????非要说比牡丹差了一点点吧,那可能就是个头儿稍矮一点。不过,这种娇俏的体型其实也挺美,审美口味不同而已。

????只不过,这份诱惑有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味,虽然只是淡淡的。

????此时,这位暗夜里的玫瑰正浅饮一杯秋后的大红袍。武夷岩茶岩骨花香,岩韵卓然,很符合她的口味。

????当然,她喝的茶肯定是上品,绝非楼下那十块钱一壶、还无限制加白开水的。品味不同,这近万块钱一斤的大红袍就是丢给了楼下那些普通茶客,或许他们也会当做大把抓茉莉花茶来喝。

????但就在这时候,楼下似乎有了一点点的喧嚣。这里一二楼通畅,而且木质楼板不隔音,所以楼下的动静听得清楚。当然,她也正是为了这个才坐这里,即不被人打扰,同时又不影响她听下面的二胡和小曲儿。

????而就是这时候,她听到了老孙头儿那句唱“错了”的戏词——“旌旗招展空翻影,却原来是龙精虎猛的兵”。

????她知道,老孙头不是个老糊涂,绝对不是。他不但不糊涂,反而极端精明!老孙头的记忆力,应该说比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都更强悍。而这一段《空城计》,偏偏还是他唱了多少年的老段子。

????其实别说是专门唱戏的,哪怕是普通的票友,又有谁能记错这鼎鼎大名的《空城计》的戏词?在曲艺界《空城计》的通俗程度,恐怕不亚于爱好者对四大名着的熟知。

????所以,不该错,不可能错。

????但是,老孙头这个专业唱戏的偏偏就错了。

????事出反常即为妖,玫瑰忽然间品味起那唱错的几个字——“龙精虎猛的兵”!

????龙精虎猛的兵——龙、虎、兵!

????作为一个还算是地下世界里的人物,把这几个信息突然连贯起来的时候,很莫名、很突兀的就想到了两个惊心动魄词汇——龙巢、虎窟、特种兵!

????脸色骤变。玫瑰明亮清澈的眼睛微微一眯,随即抓起了手边的一个小皮包儿,径直推门向外走去。

????……

????与此同时,易军和湘竹泪也刚刚在正对着楼梯的房间里坐下。这房间是上楼的必经之路,当然也临着对面那条河,和玫瑰隔着一个房间。这是易军亲自点的房间,因为不但能随时截住玫瑰的去路,同时也能随时观察玫瑰是不是跳窗子下二楼。

????后面这猜测虽然有失淑女风范,但作为一个顶级特种兵头子不得不考虑。

????而易军和玫瑰中间隔着的房间,也亮着灯。很显然,那会是玫瑰带来的保镖吧。这样一个重点人物,身边不带着几个随从就深夜出来,显然是不合常理的。

????这个房间里,孙丫头下楼前刚刚泡好的那壶铁观音还冒着腾腾的热气,紫砂壶上浇淋的热水水渍尚未干涸。

????这一桌消费两百块的,显然喝不到隔壁玫瑰那样的大红袍,但也算是可以入口。要是放在别的经营xing茶社之中,收你八十、一百也不算黑。加上一桌子小点心和单间费用,其实这两百块也不算很亏。

????只不过,易军和湘竹泪尚未坐下品味,易军的眼睛就一瞪。

????“怎么了?”湘竹泪怔怔的。

????易军冷笑着骂道:“这个装神弄鬼的老孙头,这是在给人通风报信啊!龙精虎猛的兵,次奥,这是在说龙巢和虎窟么?你留在这里观察窗子,小心被人跳窗子跑了,我出去一下!”

????有人说,聪明人才配和聪明人作对手,一点不假。要是易军反应满了一点点,怕是玫瑰已经和他失之交臂。

????不过当他走出房间的时候,恰好对面的假爷也出来了。看样子,假爷实质上也是个机灵人,至少和他那“南大傻子”的绰号不怎么吻合。

????而在易军和假爷中间,是刚刚推门出来的玫瑰。正面对视了,场景似乎有点小小的尴尬。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