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56章 一支玫瑰孤独绽放-护花狂龙 ag返水|平台,ag捕鱼王|官网,ag8亚游登录|开户

护花狂龙

第2056章 一支玫瑰孤独绽放

青狐妖2017-2-16 2:14:7Ctrl+D 收藏本站

????应该说,有资格这么熟悉地下世界、了解几乎所有地下世界顶级美女的人或者机构,本该也是地下世界的人。

????可是,易军就是当今华夏地下世界的大哥大啊!旁边的牡丹也是这片世界的女王,岚姐、孔宪屏、胡庸等等,这些人加在一起几乎笼罩了整个地下世界。但是,大家都不曾提到过,自己管辖范围内有谁编制什么《群芳谱》。

????易军苦笑着对湘竹泪说:“竹子,原以为让你分管情报之类的工作是个闲差事呢,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样啊……别的不说,单是看人家金蔷薇家族的情报网络,咱们就做得不如。还有这《群芳谱》的编制,显然也需要掌握大量情报信息才能编制出来。可人家都编出来了,咱们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呢。”

????确实蛋疼。哪怕在华夏境内,都可能有两个情报网络比虎窟更猛,让人沮丧呢。

????湘竹泪不服气的挥了挥小拳头:“等着吧,回头我非得把他们都揪出来游街,让他们跟我装神秘,哼!”

????嗯,这件事暂时不去想吧。毕竟只是一个类似于花边新闻一样的东西,留心一点就是了。

????“休息一会儿吧,晚上八点之后准时行动。”易军安排了一下,倒头就睡,没心没肺。

????牡丹背着手,对着这货的屁股就轻轻踢了一脚:“喂,干嘛这么晚?”

????易军扭头笑了笑:“哥有个计划啊,必须要等一位高手来帮忙。他现在正忙着呢,应该晚饭时间才会抵达沪海。”

????“谁?”

????“假爷。”

????……

????假爷果然来了,依旧是那一副可怕的装扮。这个盗门首席大弟子似乎永远没品位、不着调,但又总是自以为风度无双。

????最近这货迷恋上了发型的改造,认为只有光溜溜的大背头才能显示出自己的气魄和成熟。于是,这个瘦咧咧的汉子,愣是把本来不多的头发都梳到了后面,亮铮铮好像狗tian过一样。

????背负双手傲然独行,推开房门之后就咳嗽一声显示了自己霸气的存在:“军哥,找哥们儿有啥任务?”

????易军正在点烟,看到这货的“风度”之后,火机险些没烧了手,随后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好家伙,派头儿了啊!从豹纹内裤到大背头发型,假爷的品味直接从‘小头’蹿升到了‘大头’的层次,你妹的,质的飞跃啊!就这一身打扮,乖乖,跟国家领导人出访一样!”

????易军心里头暗骂:非洲蛮族国家的领导人,次奥。

????假爷大喜:“果然只有军哥最能理解哥们儿的风雅,尼玛,这辈子就认准了你一个知己。等军哥你死了,我把偷……淘来的《高山流水》琴谱孤本儿烧在你坟头子上,祭奠咱哥俩的知音之谊。”

????给哥烧纸?次奥,就你那身子骨儿,还跟哥这如狼似虎的比命长啊,易军哭笑不得。“嗯嗯,一言为定,咳咳……不过咱们先谈正事儿。假爷,今天想借助你那盗门的手段,去偷一个女人。”

????“采花?”

????去死……就是特妈偷点东西罢了,想啥呢!“咳咳,好吧,算哥们儿没说清楚。是偷一个女人的东西,不是偷她的人。”

????……

????行动目标:

????玫瑰,现任如庭酒店集团的总经理,可能也是汉家酒店的暗中老总;

????汲亮,全程旅游网、如庭和汉家酒店创始人,老板;

????郑南,当年的全城旅游网高管,现在的八天酒店创始人,老板。

????本来说好了分头行动,但变化比计划快,经过虎窟总部的电话监控,易军他们得到了一个消息——如庭老板汲亮今晚恰好约了八天酒店的老板郑南,在沪海某着名酒楼之中吃饭。作为两个业内大佬,加之又是当年的老合作伙伴,这本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

????但由此带来的一个问题就是——萧战雄这破嘴不幸而言中,还真的要和云偃月一起行动了!

????“嘿,看样子哥们儿这人品也是不错的,是不是啊云大姐?”萧战雄乐呵呵的摩拳擦掌。

????云偃月笑了笑:“我可是军哥的女人呢,他还摸过我屁股呢——连内衣都没隔着哦,你也想染指?”

????噗……萧战雄顿时喷了。一旁的易军也大为尴尬,乖乖,当年在江水里面的那件事儿,这老妞儿还记得呢。而湘竹泪则偷偷掐了这货的腰,恨恨的说:“你说,还有你没占过便宜的女人么?混蛋!”

????易军咬着牙承认错误,心道以后真得好好管一管自己这破嘴贱爪子,弄不好总是容易出事儿。

????云偃月哈哈一笑,拧着萧战雄的脸说:“怎么样小老弟,真有兴趣?”

????“没兴……不对,是不敢。”

????云偃月这才志得意满,但是咬着银牙哼哧道:“哼,现在的小伙子真是越来越开放了,啥玩笑都开。”

????……

????五个人,分成两路行动了。

????萧战雄和云偃月直奔那家酒楼,去探查汲亮和郑南的交谈。而易军则带着湘竹泪和假爷,直奔大美女玫瑰所在的地方——一家环境优雅的茶社。

????这是玫瑰的一个生活习惯,似乎晚上下班之后不到那里喝两杯茶,就睡不着觉。这个习惯有点奇特,但还不算怎么怪异。根据虎窟搜集的信息,通过以往她的作息规律判断,这妞儿一般都会在那茶社里单独坐到晚上九点多,有时候能坐到十点。

????然后,再回她住的地方。那茶社距离她住的地方倒不远,步行也就是十分钟的路程。

????易军他们是七点多开始动身的,到那家茶社也就是半个小时的时间。路上,湘竹泪还有点好奇:“你说,她每天去那里闲坐着干什么?”

????没等易军回答,后面的假爷向后抚了抚自己剔明锃亮的大背头,宛如风雅高士:“估计那里汉子多。”

????“滚!”

????被湘竹泪骂了一句,假爷识相的不说话了,心道军哥的这妞儿够冷,而且不解风情。

????易军则笑了笑,说:“假爷话糙理不糙,虽不至于去找男人,但也恐怕是因为空虚寂寞冷吧?一个年轻女孩子孤身离家万里之外,而且要注意身份保密、不能广泛结交朋友,所以晚上没事儿做吧。”

????“你倒是最懂女人心。”湘竹泪说着,但脑海里浮现出一幅场景——孤单而优雅的茶室里,茶香袅袅,一支玫瑰孤独的绽放。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