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06章 以身为饵-护花狂龙 ag返水|平台,ag捕鱼王|官网,ag8亚游登录|开户

护花狂龙

第2006章 以身为饵

青狐妖2017-2-16 2:9:27Ctrl+D 收藏本站

????牡丹摇了摇头:“暂时没线索,但应该是陈老板他们吧。除了他们,谁有这个胆子,敢同时向我们几家开战?除了他们,谁有这么大的手笔,同时聘请了这么多的高级杀手。”

????据牡丹分析,应该是金三角集团的彻底覆灭,真正刺激了陈老板和黑暗议会。而且,由于金三角集团的覆灭,加之以前大通钱庄和罗天教的崩溃,以及黑水公司的重残,肯定让黑暗议会军心不稳了。应该是为了稳定军心,重振士气,对方才铤而走险玩儿这么狠的一招。

????就好像当初通天教主说的那样,黑暗议会之中其实也已经人心惶惶,打掉了金三角集团,恐怕就等于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所以,陈老板等黑暗议会的高层可能也已经抓狂了,迫不及待的拿出了一场大手笔,算是暂时稳定自己的军心。

????有了这样一次全面而疯狂的反击,等于黑暗议会这个地下帝国,完成了对华夏地下帝国的一次大反攻。对于黑暗议会而言,这当然具有很强的风向标意义。会让黑暗议会剩余的组织认识到:自己一方还是很强势的,没必要畏首畏尾。

????易军托着下巴考虑了一会儿,冷笑说:“这,恰恰证明他们快要撑不住了!”

????“应该是快撑不住了,但bi急的疯狗一旦咬人,也是很疼的。”牡丹说,“现在的问题在于,这些家伙究竟是怎么调度指挥的?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来了这么多实力强劲的家伙,同一天出手,要说没有个居中调度的核心机构,我看不现实。可是现场没有证据和证人,唯独刺杀知非的那个被‘留下’了,但却也变成了死人,让调查无从谈起。”

????牡丹的意思,是狠狠反击这些前来秘密刺杀的家伙们。哪怕不能把这一拨“入侵者”一网打尽,也至少要打掉个七七八八,让人相信华夏地下世界依旧是个禁地,是不容别人随意乱来的。

????而且只有狠狠的反击,才能杜绝对方下一次的蠢蠢欲动。禁地,这两个字不是喊出来的,而是用铁和血打造出来。

????所以几天前发生这件事之后,华夏地下世界理事会当即召开了紧急会议。虽然易军这个秘书长不在,但毕竟五大常任理事都在国内,除了病床上的叶知非派遣了代表,剩下的岚姐、牡丹、胡庸和孔宪屏悉数到场。

????当时的会议上,胡庸和孔宪屏几乎怒不可遏。特别是孔宪屏,死了个贴身兄弟不说,关键那枚子弹太险了。要不是当时阴差阳错和那个兄弟换了位置,他孔宪屏的脑门上已经中弹了!

????当然,躺在病床上的叶知非更没好脾气。堂堂的地下王级大枭,叶家公子、易军的兄弟,竟然被人捅了,这口窝囊气可真受不了。电话上,他怒而要求尽起华夏地下世界的精锐,把来犯的这些入侵者灭掉,统统灭掉!

????反击!这是几大理事同时作出的反应。但是,反击又无从谈起,因为他们连对手都找不到。所以,地下世界理事会还得谋划一下该怎么做。

????也正是在这次会议上,牡丹和岚姐同时要求另外三个,暂时不要告诉易军了,免得添乱。反正刺杀风波已经过去,轮到自己这一方发牌了,易军在与不在暂时无伤大雅。

????而真正谋划这些事情的,乍一看是牡丹他们四个,但实际上全都以牡丹马首是瞻。也就是说,易军不在华夏的时间里,牡丹几乎就成了暂时主持大局的地下世界第一人。

????她本来就是独自崛起的王级大枭,在这种事情上远比岚姐更具有斗争经验,也比胡庸、孔宪屏、叶知非这三个超级黑二代更有见识见解。

????后面三位都是原盘继承老辈子的势力和地盘,唯有牡丹是自己拼出来的一片地下江山。虽然她也算超级黑二代,虽然她老爹曾广义也曾经强大而恐怖,但那是早年间的事情。牡丹的事业是自己打拼的,哪怕从最开始打下第一条街道的控制权开始,她就是个白手起家的“创业者”。

????这种创业者,一般比守成者更有能力和眼光。所以那几位也都暂时让她做了总协调,全面控制着眼下的形势。

????假如把华夏地下世界比喻为一个地下帝国,那么易军就是这个帝国的皇帝。当这尊帝王在外面御驾亲征的时候,牡丹这位黑皇后就成了在家坐镇的核心指挥者。

????“那么,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易军琢磨着说,“就现在的形势来看,对方虽然动静不小,但却一个都没能得手,地下世界的五个常任理事个个健在。所以,他们应该不会死心。”

????牡丹笑着点了点头:“但是知非、胡庸和孔宪屏已经遇刺,三个地盘上的防御不知道多紧密,再下手可就难了。所以,我和岚姐相对比较危险了,是不?”

????易军默默的看着牡丹,忽然莫名其妙的爆发了,一把揪住了牡丹的耳朵。

????混蛋,敢揪姐的耳朵了,以前都是姐揪你好不好!牡丹想要骂,结果却被易军首先呵斥了一顿——

????“没错,你和岚姐已经成为最重要的目标!而你自己也知道,只要岚姐躲在娇莲,对方就没有任何机会。所以,你最危险!”

????“你明知道自己危险,还就这么大大咧咧、堂而皇之的呆在沪海办公?门口儿就吕望公、姜千军等寥寥几人守着?!”

????“你要用自己做鱼饵,钓对方这条鱼,对不对?可是你想过没有,你这个举动有多危险?!以自己做诱饵来诱杀对方,听起来是招妙棋,可实际上危险重重你知不知道?!”

????易军很恼火,因为他是地下世界的老油条,一下子就听出了牡丹的用意——这妞儿是在玩儿火!

????对方来势汹汹而且实力强悍,是一条绝对凶残恐怖的大鱼。拿着自己做诱饵,要做好被敌人一口吞掉的准备!

????被揪着耳朵的牡丹本来还准备发飙呢,现在看到易军急切的样子,这妞儿反倒笑了:“谢谢陛下关心臣妾,嘿。”

????易军一头黑线:“少来cha科打诨转移话题,赶紧撤销这套方案,我不同意你这么玩儿。”

????哪知道牡丹不在乎,任凭耳朵被老公轻轻捏着,还继续用时髦清宫剧里的那句经典台词笑道:“可是,臣妾做不到呀。”

????晕,易军的脑门儿都绿了,脑残清宫剧看多了吧你……你当哥是跟你闹着玩呢?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