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99章 神经病-护花狂龙 ag返水|平台,ag捕鱼王|官网,ag8亚游登录|开户

护花狂龙

第1699章 神经病

青狐妖2017-2-16 1:39:21Ctrl+D 收藏本站

????萧战雄此时正在半山腰,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上面。还好,上面那群家伙倒还没发现他。而且多林寺表面上对外开放,大白天的往来的香客络绎不绝,以前确实不容易发现单独的一个人。

????萧战雄想了想,竟然改变方向直接转身下山。反正这里下山的路只有一个,通天教主等人也不可能走别的路。

????“哥,这荤食你暂时是吃不上了,恐怕这是佛祖安排的……”萧战雄念念有词,同时紧密关注着后方”“。

????后面,一身华美道袍的通天教主气宇轩辕,丝毫不像是刚刚吃了点小瘪回来的。身旁的四个人不紧不慢,那媚骨道姑还有说有笑,对着这宝刹名山指指点点,说一些不堪入耳的疯话。

????通天教主虽然厉害,但要想在络绎不绝的香客之中一眼看出萧战雄,难度还是很大的。一来人太多,二来萧战雄这个侦查大师相当精通潜伏。所以大家就这么不紧不慢的到了山下,通天教主竟然没有察觉到萧战雄的存在。

????随后就是紧紧的跟踪,通天教主等人住的也不远,就在山脚下一片居民楼之中。看样子,这里也是他们一个临时落脚的地点,到是比较隐蔽。两套门对门的大户型,看起来也显得宽敞干净。但萧战雄可不敢继续跟踪了,否则非得出事。距离太近的话,说不定会出事。

????但是,怎么才能折腾折腾通天教主等人呢?

????想来想去,萧战雄找到了那批留在山脚下的娇莲人马。由于形势缓和,看样子多林寺不是故意陷害军哥,所以不少人都离开了,只剩下了大约二三十人。

????带头的,还是那个耿直的南伯图。他的大哥假爷南伯望还在,只不过这种事情他是没有带头作用的。这货之所以来,是因为他和兄弟南伯图向来孟不离焦、焦不离孟,穿一条裤子。

????幸好假爷在此啊!

????萧战雄笑了笑,把假爷和南伯图喊道单独的一间房间,笑道:“两位,请你们哥俩儿帮着做点事儿。”

????假爷当即拍着胸脯说“木问题啊”。

????萧战雄笑道:“现在山脚下,住着一群奇怪组合。其中一个是传奇高手,另外三个是泰斗级高手,非常重要。我的意思是,请你们二位带着一帮人……”

????“啊啊……”假爷脸都白了,“这个,哥们儿最近休息不好,精神恍惚,医生嘱咐要多休息……%”

????“师哥,别让我鄙视你了行不行?不就是一个传奇三个泰斗吗……”南伯图哪怕一身气概,说到这里也有点没底气,顿了顿说,“雄哥,这事儿确实……嘿,很有难度啊。咱们就二三十人,要是跟那帮猛人干起来,就怕折损太严重。”

????“折损?肯定是全军覆没!”假爷咬牙说。

????萧战雄哈哈一乐:“肯定全军覆没,这没的说。所以,哥们儿没说让你们去打架,咱们只是做个小游戏。假爷路子广、消息多,能在附近找到一些三教九流的朋友吗?”

????说着,萧战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说。假爷一听,这事儿倒不难办啊,于是再度拍着胸膛,说这事儿包在咱们兄弟身上了,咱兄弟义薄云天、勇者畏,等等。

????……

????结果,假爷依靠自己在下九流之中的人脉路子,还真找到了当地一些不入流的朋友。当天晚上,行动就开始了。

????此时,在通天教主他们秘密居住的房间里,这老妖道已经不再是白天的模样。他懒洋洋的洗了个热水澡,一身精装的腱子肉,一尺多长的头发披散在脑后。

????在他身边,是那个已经脱得赤条条的媚骨道姑。这道姑其实也三十多岁的娘们儿了,偏偏浪荡的不行,仿佛手指头轻轻一碰就能碰出一连串的shenyin来。

????“来,坐上来,再修一遍《阴阳和合功》,助座好好调养,晚上养足了精神!”通天教主指了指自己的两腿,腰腿间那丑陋的罪恶之源已经勃发。

????啥狗屁和合功啊,说得好听。不过,要是男女之间搞这么一通,确实浑身放松,休息得也很彻底。他明天早晨就要上山,和多林寺老方丈一决雌雄呢,今晚的休息很重要。

????这道姑当即坐了上去,眉开眼笑百般逢迎。

????啪啪啪。

????但是,就在两人进行的热火朝天的时候,竟然隐约传来了一阵阵的喧哗声。这声音非常奇怪,好似一群人在这里闹腾。甚至,还有猛踏地板的声音,咚咚作响。

????谁?哪怕通天教主沉浸其中且尚未完事儿,也不得不正面关注这个问题。

????于是,他一边耸动着,一边准备打电话给住在对面房间里的手下,也就是喇嘛和教士等人,让他们到闹腾的地方去瞧一瞧。

????总之,这种事挺闹心、挺扫兴的。

????对面那套房间里,那个喇嘛早就已经起来了。接到了通天教主的电话,他二话不说就走出了房门。结果,发现那乱糟糟的声音就在他们楼上。

????蹭蹭蹭跑到了楼上,这喇嘛听得越来越清楚。面带怒气的敲开了门,结果里面的声音立马停止了,里头窸窸窣窣的响了一阵子,不一会儿门开了,一个懒洋洋的人打着哈欠出现在门缝儿里,耷拉着眼皮问:“怎么了?呀喝,穿得挺怪诞啊,还光这条膀子呢,喇嘛?”

????这喇嘛脸色阴郁的冷哼一声:“大半夜的,你们干什么呢?”

????那人又打了个哈欠,说:“没干什么啊,多管闲事。”

????说着,这就要把门关了。但是他关不动,因为那喇嘛一把按在了门上,冷冷的说道:“消停点!”

????开门的那人没说话,但等到门关上之后,这喇嘛隐约听到那人在门后头咕哝了一句“神经病”。这喇嘛脸色铁青,但也没好发火儿,悻悻然走到了楼下。但是没过十分钟,上头又响了,而且加热闹!

????楼板被踩得咚咚响,通天教主来都要完事儿了,结果被搅合的一点兴致都没了。那根罪恶之源甚至都不由得软了下来,搞得十分扫兴。

????当然,那喇嘛也恼了,再度冲上了楼。

????这次根没有敲门,这个脾气不好的喇嘛,干脆一脚把门给踹开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