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03章 各怀鬼胎的大佬-护花狂龙 ag返水|平台,ag捕鱼王|官网,ag8亚游登录|开户

护花狂龙

第1603章 各怀鬼胎的大佬

青狐妖2017-2-16 1:30:29Ctrl+D 收藏本站

????没人知道大通钱庄四大股东的聚首,是在秘密情况下完成的。最

????作为盘踞在纽约的美国第一黑帮教父,维克多算是此次会议的主办者。而丁平章虽然也在纽约,但他却从不声称自己的老巢在这里,只说自己在这里有一间小别墅。难为他们丁家隐藏这么多年,竟然连维克多这样的家伙都发现不到公墓的事情。

????实际上当年维克多和甘比诺等人都曾调查过,结果派去调查的人一例外都“失踪”了”“。由此可见,美国这几大黑帮的热武器高手虽然众多,但是在冷兵器和个体格斗实力上,依旧逊色于来自东方的丁家。

????维克多家族,它和甘比诺家族一样来自于意大利。只不过他们的血统加纯粹,因为整个家族都是正统的意大利西西里人。西西里,那是黑手党的发源地和最大聚集地。这就像在华夏地下世界之中,你要是说自己来自于江宁,显然比说自己来自于岳东其他地方有震撼力。

????所以,身穿传统得甚至有的刻板的黑色西装,身材高大的老教父维克多,也被视为美国地下黑帮的一个象征。

????至于同样来自于意大利的甘比诺,则像是一个贵族。他的生活习性融入到美国社会,浓密整齐的一字胡配着讲究得体的休闲西装,以及带有今年流行元素的皮鞋,让他显得比同龄人维克多似乎年轻了好几岁。

????而事实上,这两人都是年近六十的大佬。

????也正因为各种习性上的差异,使得两人在美国地下世界给人带来两种不同的感觉

????维克多传统、保守,他被人视为是古典的黑帮领袖,也最被黑手党实力派所尊重;来自意大利的大大小小的黑帮家族,一旦提到他们在美国这边的精神领袖,毫疑问就是维克多。

????甘比诺开放、自由,和美国社会融合极深,得到了美国土黑帮、以及上层精英人士多的认可。但是相反,那些实力最强、血缘最传统的意大利派,却将甘比诺视为“意大利的混子”。也就是说,那些家伙们虽然不敢明着对甘比诺怎么样,但暗地里却不是很服气,至少不如维克多让他们服气。

????至于索斯,其实这个奸诈狡猾的老头子还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地下大佬。他交友广泛,上到美国政府高层,下到地下世界大佬,都有他的朋友。别看他如今和维克多、甘比诺、丁平章三个黑头子谈笑风生,但据说他也曾和美国总统单独进餐。

????而索斯能够让人倍加尊重的,是那颗奸诈如狐的金融头脑,以及手中握有的不知具体数目的庞大财富。大通钱庄的丁老太太当初找到他,为的就是向他借钱融资,以摆脱当时一时之间的窘境。由此可见,这个金融大鳄的经济实力是何等雄浑。

????此时,丁平章、维克多、甘比诺和索斯四人,单独处在一个小小的会议室里。外头就是繁华的纽约城,在这六十多层的会议室之中,整个城市一览余。

????据说,这栋摩天大楼也仅仅是维克多秘密掌控的产业之一,很少很少的“之一”。

????啪啪!维克多以中指关节敲了敲厚实的桌面,微微歪着脑袋说:“我的朋友们,首先请允许我们几位,向我们尊敬的丁女士悲痛的道别。我们失去了一个正直而伟大的朋友,美国地下世界也失去了一位卓越的领袖,这是何等遗憾而伤心的事情。希望,她高贵的灵魂会在天堂安息。”

????于是,甘比诺和索斯也同样致哀。说一套做一套,西方地下世界的领袖们,似乎都有做总统的潜质。而且维克多甚至有句名言:为什么地上世界到白宫抗议的人络绎不绝,而地下世界到我们门前抗议的人却没有一人?因为我们的管理高效,重要的是我们讲道理、加正直。

????鬼知道这家伙是不是正直,但他似乎总能让地下世界的人物信服。包括美国地下世界最穷凶极恶的一些匪徒、杀手,想要刺杀维克多之前,也会首先说一句:该死,怎么让我去刺杀令人尊敬的老教父呢?愿他老人家会死得安详,没有痛苦。

????当然,只不过几十年来,安详死去的只有维克多的对手。

????而客套了之后,当然就是次会议的正题。首先发难的是索斯,对于金钱的特殊敏感xing,让他最不能容忍大通钱庄近期出现的庞大损失。

????“丁先生,我们当初曾有过口头协议,暂时不要对华夏那边的地下世界实施反击,因为我们不是具有不竭动力的战争机器,我们需要时间整顿。”索斯沉闷的说,“可是,您违反了约定。我不清楚这是您个人的决策,还是整个丁氏家族的决策。但我相信,丁女士生前应该不知道这个决策,您说呢?”

????前面的理由是虚的,而索斯真正想说的是:咱们三家商量好了,首先对付甘比诺!可是你呢,把这件事给撂下了,却把精力过多的投入到了东方,结果又导致了如此惨重的损失。

????当然,这些话不能明说,因为甘比诺也在现场。

????维克多当然也点头说:“不得不说,丁氏家族的举动过分超出了华夏地下世界的承受底线,这才导致了这样一次危机。我没见过那个易军,但是从他年纪轻轻就能整合整个华夏地下世界来看,这是一个可怕的对手。所以说,丁先生,你的举动显然有些盲目了。”

????丁平章看了看这两个盟友,忽然哈哈大笑:“怎么了,各位怎么一起向我开火儿了?不不,我们不仅仅是合伙人,重要的是,我们……是朋友。”

????索斯不置可否,而维克多也只是淡淡而缓慢的撇了撇嘴。这是他的一个习惯,美国地下世界几十年来也搞不懂他这个表情究竟代表什么。对你恩赐之前,他是这个木然表情。但是出手杀了你之前,也是这样木然的表情。

????倒是三人原的对手甘比诺,反倒没有对丁平章做出咄咄bi人的表态。这个老头子只是摸了摸自己稀疏的头发,双手交叉看着其余的三位,仿佛是个局外人。

????甘比诺,这老头子的心情事实上比在座三人都复杂。因为就在昨天晚上,他接到了老子遥远东方的一个电话。拨打电话的,正是被维克多评价为“可怕对手”的那个年轻人。

????甘比诺的女儿黛丝也确定,那确实是货真价实的易军,因为黛丝还曾和易军面对面交锋。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