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87章 生意不好做啊-护花狂龙 ag返水|平台,ag捕鱼王|官网,ag8亚游登录|开户

护花狂龙

第1387章 生意不好做啊

青狐妖2017-2-16 1:10:15Ctrl+D 收藏本站

????“啊,也是。”易军听龙天英一说核心领导要掌握通用外语,随即笑道,“那我回头那英语好好攻一下。”

????龙天英瞧了瞧他,淡淡的说:“我说的‘通用’,指的是联合国通用的官方语言,除了咱们华语之外,还有英语、法语、俄语、拉丁语,至少龙天魁和龙天罡两位首长都能用这四门外语对话。其中龙天魁总指挥‘精通’英语和俄语,龙天罡副总指挥‘精通’英语和法语……以前龙天魁总指挥陪着大首长到俄国执行秘密任务,曾化装成大首长身边的俄语秘书,结果连俄国人都看不穿”“。”

????得,又被鄙视了不是?易军忽然觉得,自己要恶补的东西真多,戳的。

????不过,易军由此也加佩服龙天魁这样的家伙。这么多军务缠身,还要在业余时间钻研那么多的东西,竟然还能问鼎武道的巅峰,这得需要多大的毅力和坚持。

????当然,易军也没闲着,他的时间多用在了生意上面,同时还经营着一个大大的地下王国。就好像现在,他就在恶补经济学和管理学的知识,姐姐叶兮给他列出的书单,他也啃透了不少。

????前阵子为了试试自己的“学习效果”,甚至还写了一篇关于金融市场方面的小论,化名投稿在国内着名经济期刊杂志上,竟然还真的就发表了。虽然不算多大的成绩,至少证明这货对这一门的深入程度,已经远高于寻常的同专业大学毕业生。

????对于一个门外汉来说,这种学习能力已经极为惊人了。可即便迈出这小小的一步,都把易军的业余时间占用了很多很多。

????总之,想把每一样都做好做精,真心不容易,总要付出别人不能想象的代价。

????“其实吧,大家有时候不服气,也是因为对你不了解。”龙天英终于说了句公道话,“要是知道你在外面搞出了上百亿的产业,同时还经营着一个最顶级的地下王国,那么大家也会理解你,知道你的精力被占用太多。你和我们这些职业军人还是不同,你有自己多的事业,所以也必须关注多的领域。”

????易军笑了笑:“行,这马屁拍得舒坦。”

????龙天英撇了撇嘴:“拍你马屁有屁用,你只比我高半级。总不至于拍了你的马屁,你就把我提拔到副总指挥的岗位?”

????这货……说话真尼玛找抽。这个貌似风流倜傥的家伙,就是个处处喷软钉子的货。

????“提拔你确实做不到,但能把你弄出前九位大天罡的排名,甚至弄出前三十六位,专属代号都给你撸掉,嘿!”易军耻的说。虽然成不了你的好事儿,但能给你带来坏事儿。小样儿,老子还弄不住你?

????龙天英狠狠的瞪了这货一眼:“公报私仇,回头我向上级指控你!”

????易军咧嘴笑道:“嗯,到时候向我申诉就行。我是总监察,就负责纪律监察这一块儿的。”

????龙天英这回彻底语了。

????……

????终于,两人等到了一艘货船。这竟然还是我国的一艘船,往来于滇云和往南几个小国之间做生意的。反正现在已经过了边境线,易军就是再坐船也不会遭遇边境检查。只要搞定了船上的老板,就能节省他不少的脚力。

????船老大是个滇云人,做的是普通商贸生意。但是,基上每次也都夹带不少的“私货”,毕竟这些玩意儿才赚钱。甚至有的船还夹带毒品,这种生意的利也大。只不过这样的还是少的,毕竟是掉脑袋的事情。而且玩儿毒还得和当地不少势力打好了关系,否则极有可能被黑掉。这可不是一般的黑,有些土武装为了抢夺大宗毒品,杀人越货、甚至灭掉整艘船的事情,屡见不鲜。

????总之,这就是个数国交界的乱地方,巨大的利益和巨大的风险并存。

????易军没有多说话,全凭龙天英去协调。龙天英找到了船老大,假装成有点神秘的模样,对船老大说:“老大,我们来自国内,想搭你的船,能不能行个方便?”

????船老大也是个见识不少的,上下看了看龙天英和背后的易军。这是个年近五十的汉子,一身短打装扮,小腿肚子上筋线暴露,一看就是个没少出力气的。这船老大掐灭了手中的烟头儿,说:“不是做正常生意的吧?”

????龙天英知道,假如说自己干干净净,对方反倒加怀疑了,于是苦笑说:“贩皮货的,这不路上被人抢了,我们得赶紧回窝里去。”

????龙天英还晃了晃自己受伤包扎着的手,一看就断了两根手指。看这模样,还真像是个做走私生意、却被人抢了货的家伙。

????船老大也不想过于得罪这样的人,于是点头说:“给人方便就是给自己方便,上来吧,每人一千块。不过丑话说前头,要是遇到你们的仇家,请二位主动下船自行解决。我在小船是小儿生意,经不起折腾。”

????“一定一定。”龙天英笑着掏出两千块,交给了这船老大。船老大捏在手里也没清点数目就塞进了口袋,数目大体上差不多就是了,看样子还算爽气。反正这是额外的一点小收益,白赚的。

????船开了,易军和龙天英坐在船头一侧的货物pángbiān,迎着暖暖的河风顺流而下。这回倒是舒坦了,不用费自己的脚力了。而且这船最终抵达的位置,和他们要去的目的地距离不远,也就是几十公里的路程,下了船之后基上就算是到了。

????这时候,易军两人也有时间跟船老大闲聊。船老大不是个善谈的,但对于易军的问话还是有问必答。人在船上久了,总不免寂寞。而且和自己手下几个水手闲扯时间长了,也当然会觉得索然寡味。倒是易军海天胡地的随便乱扯,让船老大觉得有些兴致。

????“这里的生意,也不好做啊。”船老大夹着根烟说,“两年钱的湄公河惨案,总该听说过吧?就发生在前面不远的水域。这地方乱,朝死里乱。都说二十年前坤沙王爷退出金三角之后,这里就太平了。哎,都是忽悠人啊。没有了坤沙王爷这样的大头领管着,这地方毒品种植倒是少了很多,可其他的坏事儿出来的多了。”

????金三角,坤沙王爷,这些都是响当当的名字;湄公河惨案,这也是华夏军人心中的一种痛。对于这些,易军怎能不知。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