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09章 遮天-护花狂龙 ag返水|平台,ag捕鱼王|官网,ag8亚游登录|开户

护花狂龙

第1209章 遮天

青狐妖2017-2-16 0:53:46Ctrl+D 收藏本站

????赵家母子走了,乔幼嘉也到楼上去温习功课去,席间就剩下了乔云龙和易军。短短几个月不见,乔云龙觉得易军似乎加深不可测。不仅仅因为他知道了易军在首都的通天手段,其实易军人的气质也确实在发生了潜移默化的转变。

????乔云龙酒量惊人,一杯接一杯,这段时间难得这么喝。“老弟啊,我听三哥(赵天远说了,你现在还晋升了将军了?可了不得,我当年拼死拼活,也就混了个大校军衔转业到地方”“。将军,我当了大半辈子职业军人,这个将军梦一直没实现啊!”

????易军笑了笑:“这些东西都是浮云。我倒觉得能跟您这样,造福一方数百万百姓的,有些价值。我算啥?在部队里混一个闲职位,同时还是地下世界的一个大混子,仅此而已了。”

????说得轻巧,哪个大混子会是他这样?当初乔云龙和易军交往有些警惕,就是因为易军在地下世界里的身份。但是现在不同了,易军是将军啊!哪怕将来有人说什么,乔云龙完全可以说自己结交的是“易军将军”,这没什么。

????乔云龙摆了摆手,笑道:“别寒碜我了。对了,当初你开业时候让我给你题的那个题词,我看还是赶紧摘下来吧。你现在要是想弄题词,估计省长级的题词你能弄来好几筐。我的挂在那里,忒现眼。”

????易军哈哈一乐:“当初我怎么说来者?人走茶不凉。别说你还是我的父母官,哪怕你调任别处了,那题词还得挂着!那时候没人瞧得起我那小企业,难得你是瞧得起的。现在稍微有了点出息就忘了,圈子里的朋友才真的会瞧不起我……来,不说这些,我敬你一杯。”

????乔云龙心中感慨,没想到易军的心态这么好,贫贱不卑、富贵不骄。他和赵家之外的豪门有过浅浅的接触,都是官场上的应酬,就好像当年进京办点事,托了一个二线豪门的大公子,那叫一个张扬,根不把他这个外地的副shuji放在眼里(刚转业时候的职位。而现在回头一比较,那大公子在易军这领袖豪门的大公子面前,算个毛?但是,人家易军就没有那种狗屁架子。

????说到底,出身不同,教养不同,人格也就不同。

????说到刚才那件事,既然易军执意不摘那个题词,那就随他去好了。别人要题词是为了装点门面,而现在挂着乔云龙的题词,反倒是给乔云龙面子了。而易军说到“人走茶不凉”这件事,乔云龙是感慨颇深,一肚子的话要说。

????“老弟,前阵子省里头池峰秘书长和纪委副shuji马宁那件事,你总该听说了吧?”

????易军笑了笑,心道何止是听说过,那件事就是豪门之战的发轫,也是易军一手指挥的。

????看易军点了点头,乔云龙说:“你说人走茶凉,我也刚好就想到了这件事。马宁已经被开除公职了,最近就要移送司法机关。空下了一个缺,上头有让我调任的意思。二哥(赵天永来不同意,但似乎挡不住这阵势。”

????省纪委副shuji,也是正厅级的干部,级别上和乔云龙是同级,也算是平级调动。但是作为一个城市的一把手、主要领导,市委shuji的份量显然重得多。多少上级纪委副shuji,都削尖了脑袋要调任外地的shuji,哪有反过来玩儿的?

????“怎么回事?连赵二叔都挡不住?”易军一愣。现在的赵天永可是省里面的大佬,实力派。而且调查马宁的那件案子,就是赵天永亲自主抓的。

????乔云龙表示,这也算是对方向赵天永的一个小反攻。省里面山头儿林立,自然也有和赵天永这个外来户领导对着干的。马宁那一方的人物觉得,这次赵天永带头拿下了马宁,那么他们就要小小的报复一下,把赵天永的铁杆儿也弄栽他一个。赌气的成分重,另外也彰显一下,自己一方并不是软柿子,并非谁想捏就能捏一把。

????易军点了点头,心道这圈子似乎比地下圈子干净不了多少,而且同样的复杂。

????乔云龙叹道:“朝明面上说,这个职位调动确实有点亏。不过我主要考虑的不是这些,而是我在江宁这边还没做出多大的成绩。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这话说出来简单,但做起来何其艰难?我在江宁工作的时间不长,很多事情刚刚做出了一个开头儿,心里头不甘。就说这航道改造、棚户区改造、农村建设,还有机场建设、四省交界处区域中心的打造,都才开始着手啊!”

????“官场上朝令夕改的事情常见,一朝天子一朝臣的状态自古而然,官上任就稀里糊涂放三把火的臭毛病是花样翻、越来越恶心。我敢说自己走了之后,这些事情一大半要松弛下来,甚至要废掉。没有个三五年的时间来坚持,这些都是用功。”

????“浪费资金还是小事,耽误了江宁多少年的发展,那是罪人。我没做完这些事,我是江宁的罪人;后任者朝令夕改,他也是江宁的罪人。我们这样的罪人却不会耽误官路的平步青云,至少不耽误我们在这个级别上退休养老,反倒是江宁的百姓吃了大大的暗亏。老弟,这种事你我恐怕都看不顺眼,但现实就是这么操蛋。”

????说得没有大道理,都是极其现实的问题,而且乔云龙似乎又切肤之痛,而易军人也感同身受。叹了口气,易军笑道:“这么说,真的不想走?”

????“哪怕给我个副省长,我也希望是三年以后。”乔云龙这话五分是气话,另外五分是真心。

????而哪怕有三分真心,在官场上也值得易军敬他一杯。千里做官只为吃穿,吃饱穿暖还不算,临走捞他个千把万。而真正还设身处地考虑什么“造福一方”这个虚幻梦想的,都值得尊重。

????易军嗯了一声,当即拨通了杨雨亭的电话:“雨亭叔,麻烦您一件事……嗯,就是岳东这边,烦请您安排一下,别撮弄着江宁市委乔shuji调任。我这边很多事要仰仗乔shuji,他走了,我办事也棘手。”

????仅仅十分钟之后,省委组织部一位副部长打来电话,直接打到了乔云龙的手机上。称上级经过“慎重”考虑,决定还请乔云龙同志继续留任江宁,等等等等……

????来有了一点醉意的乔云龙愣愣的听着电话,身子忽然一震,心中甚至有的微微的发寒。看着对面这个年轻人,乔云龙心中莫名浮现出一个词汇一手遮天……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