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69章 暗通款曲-护花狂龙 ag返水|平台,ag捕鱼王|官网,ag8亚游登录|开户

护花狂龙

第1169章 暗通款曲

青狐妖2017-2-16 0:49:56Ctrl+D 收藏本站

????来打算的好好的计划,突然之间来了个大反转,这几乎让陈胤希有点承受不住。杨雨亭一大早就打电话过来,询问特工家属这件事的进展,结果听到现实情况之后不免也一阵傻眼加心悸。

????此时,陈胤希和杨雨亭忽然有了点黔驴技穷的悲伤。似乎所有的手段,都已经法施展了。而手中现在掌握的唯一的砝码,也就是手中那些巨资了。

????虽然七大财东被策反了,但陈胤希还是从外界借来了近百亿,也就是“陈老板”他们支援的那些”“。而加上陈家和杨家自己拥有的那些,加起来的总款项竟然也达到了近四百亿之巨。这些,是陈胤希和杨雨亭所能募集的最大资金流了。虽然一个陈家的价值可能就不下三百亿的规模,但太多的资金都是不可随便挪动的固定资产。所以说,能够短时间内凑齐了四百亿的规模,已经难能可贵。

????此前,杨雨亭还满怀信心的要大干一票。因为一个叶家的倒塌,就好像一头肥硕野牛的倒地,足够陈家和杨家这两头饿狼吃得饱饱的。根据约定,陈家和杨家会把“战利品”各得一半。而哪怕两家在此次战役之中伤筋动骨了,战利品也能把损失给弥补上。

????而且同时,叶家那些散布在各地的官员可就倒下了啊。只要叶家一倒,杨家形之中瓜分到的政治资源,多。

????原打算的多么美妙,但现在这形势突然变的狰狞可怖。杨雨亭很担心,甚至打起了退堂鼓。虽然陈胤希告诉他,这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但是,他心里头还是颤悠啊!

????如今,他已经准备好了近百亿的资产,准备一股脑投入到这场豪赌之中。但是现在,看到形势不允许,他有点退缩了。杨家是这个加专注于政治发展的豪门,财富量在几大家族之中近乎垫底。要是这次全亏进去的话……杨雨亭不踏实。

????“雨亭兄,此时已经容不得我们再犹豫了。唯有全力一搏,方有一线生机。”陈胤希看了看杨雨亭,似乎有点察觉到了杨雨亭的心思。

????杨雨亭打了个寒颤,在电话这边狠狠的点了点头,说马上就会把杨家的近百亿资金,汇到陈胤希指定的账户上,等银行营业的时候最多一个多小时。

????……

????但是,杨雨亭心中那个忐忑啊。他把杨家的经济大管家喊了过来,简要直接的说了当前的形势。这位大管家就类似于杨家的叶烈,同样是个人物。考虑了很久,才说了句“胜算一成恐怕都没了,弄不好要全盘倾覆”。

????这句预判,进一步刺激了杨雨亭。这个豪门之主沉闷的犹豫了片刻,当即安排了一句:“备车!四号车!”

????四号车,这是杨家内部的说法。平时杨雨亭出行,根据不同的目的往往用不同的车辆。但是,这个所谓的“四号车”却从不轻易动用。因为这是一辆很隐蔽的车子,外人甚至不知道它隶属于杨家。

????而杨雨亭此时准备乘坐这辆车,说明他要做的事情很隐蔽,不可告人。

????随后,坐在这辆低调的奔驰s600上相对于杨雨亭的身份是相当低调的,命令司机飞速奔驰。同时,拨通了一个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电话叶骄阳的!

????他现在,竟然和叶家的巨头联系!不知道陈胤希得知这件事时候,会是何等的反应?

????“骄阳兄,别来恙?”杨雨亭打了个哈哈说。

????而叶骄阳一看是杨雨亭,当即就明白了七八分,只不过没有挑破,而是乐呵呵的笑道:“老样子,不过身体恢复的倒是不错。怎么,雨亭兄多少天都没联系了,今天有了什么好兴致?”

????杨雨亭支吾了两句,忽然压低了声音,说:“兴致没有,却有一肚子的不合时宜,想着跟骄阳兄倾吐倾吐。怎么,不知道骄阳兄有没有时间?我在车上。”

????叶骄阳笑了笑,道:“不合时宜?难道雨亭兄有了什么烦心事?可我所在的这地方不便于叙旧啊,而且我这即将入土的人了,连陪你一杯酒都做不到了。假如是家里面的闹心事,要不然你跟我那犬子谈谈?这不成器的小子虽然顽劣不堪,但我也只能把事情都委托给他来办了。”

????放在别的家族,把事情推给自己的儿子,当然是一种蔑视。但是叶家不同,杨雨亭知道,易军就是这场豪门之战的真正主帅。叶骄阳把事情推到易军身上,不是轻视杨雨亭,而是真正的想谈正经事。

????杨雨亭当即说了句“好”。随后,叶骄阳就把易军的电话告诉了杨雨亭,并且说他先安排一下易军,请杨雨亭五分钟之后再跟易军联系。不过,杨雨亭现在只需要把车子向西开就是了,反正易军在首都的西郊。

????叶骄阳老辣奸诈如狐,一下子就猜到了杨雨亭的心思这货是临阵倒戈的前兆啊!

????要是换了心胸狭隘、执意报复的,肯定不会就此放了杨家一马。但是作为一个老辣的生意人,一个又孬又狠的顶级大孬种,叶骄阳从这件事上嗅到了浓浓的好处味道。

????只不过,假如真的有好处的话,他乐于让自己的儿子易军捡到。易军这小子倔啊,叶骄阳的任何东西给他,他都不要。连紧急时候用叶骄阳一点钱,都说好是“借”的。现在,叶骄阳只想着闷不做声的送给易军一份礼。嗯,算是帮衬着易军,让他以后的生意加好做一些吧。

????而且他也知道,自己儿子也是个孬种啊。让易军出马,哪怕不把杨家给活剥了,也得让他们褪层皮。所以,杨家也别想着得到多大的便宜。对于这一点,叶骄阳是相当有信心的。

????结果五分钟之后,杨雨亭拨通了易军的电话。易军在电话那边当即笑道:“杨大叔您好哇,我老爹说你找晚辈有事?”

????这货一张嘴,那叫一个温尔雅。双方都马上要相互捅刀子了,却还有这样一份坦然,说难听了这叫城府,说好听了这叫情商。

????杨雨亭嘴上应承着,心里头却有点叹息。一想到自己真正不成器的儿子杨夕照,再看看人家叶骄阳口中那个“不成器”的“犬子”,没法比。哎,哪怕躲过了这一劫,二十年后的杨夕照也绝不是易军的对手啊。只不过,眼前只能走一步说一步,保命要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