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40章 富贵夫 妻百事哀-护花狂龙 ag返水|平台,ag捕鱼王|官网,ag8亚游登录|开户

护花狂龙

第1140章 富贵夫 妻百事哀

青狐妖2017-2-16 0:47:20Ctrl+D 收藏本站

????还没等岚姐回答,易军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刚一接通,易军就在那边笑道:“到账了没有?”

????岚姐大惊着说,“这是咋回事儿?吓死人,那数字好大一串……”

????“嘿,到账了就行。赶紧派人取出来,刚好咱们不是有急用嘛。”易军笑道,“债务问题几乎一下子解决了啊,很轻松嘛。”

????不等岚姐再仔细问,易军就挂了电话。而岚姐只能整理了一下心思,打电话给九头鸟,让他负责把这笔钱转移到指定的账户上。现在,她可是整个娇莲的大姐,九头鸟最是听话,当即满口称是的去办了。这笔巨资转移到指定账户,想要彻底洗白,即便大通钱庄也需要三两天的时间。不过这已经足够了,没问题。

????“神神叨叨的,成了咱们的王级大姐,连架子都大了!”白大腐女开玩笑说。

????岚姐白了她一眼,说:“告诉丹青和晚秋她们,别愁钱了。梅姐代表虎窟‘入股’的十个亿这两天就到,而且马上又有一笔二十亿的款子要来。包括借老爹(叶骄阳的那些钱,也都能还个七七八八了。””“

????噗……白大腐女当场就喷了。魅影心态一向很好,八风不动,但是此时也禁不住一怔:“哪来的什么二十个亿?”

????岚姐眯着眼睛一乐:“谁叫姐是王级大姐大了呢?办法总比你们多一点点的,嘿。”

????魅影也语了。要是换了别的地下势力出现这样惊人的账户变动,依照她那个性格,恐怕要追查不休了。

????白大腐女是直接蹦过去,抓住岚姐胳膊,要求岚姐老实交代问题。看岚姐不说,于是一对爪子就在岚姐饱满的胸脯上抓呀抓……

????娇莲这边相当舒坦,易军也很舒坦。但是,胡和鲁却面如死灰。

????易军已经重跳户走了,还真是说话算话,而且答应他半个月之内搞好出境的手续。甚至易军还答应了他,可以帮他协调一下查干巴拉,容许他离开青蒙的时间拖延到半个月之后。

????但是,胡和鲁怎么等的起半个月?

????九天之后,就是他答应汇款给刘强的最后期限。到时候只要刘强看不到钱,肯定会被惹毛了。而刘强一旦穷凶极恶的公布了胡和鲁当年连杀三人的消息,胡和鲁肯定就会遭到全国通缉。到时候,哪怕易军帮他做了什么手续,恐怕出境的风险也大了很多。

????有点颓废的抱着脑袋,一旁他老婆惊恐万分的穿衣服。等她都穿好了,才发现胡和鲁依旧是老状态裤子和内裤都褪在脚脖子上,在那里光着屁股托着脑袋沉思。

????别说,还真像是世界着名的雕塑“思想者”。

????“王八蛋,这时候还装‘思想者’呢?!”胡和鲁他老婆狠狠的说着,但是却跑到他身边,帮他把裤子给提上了,“混蛋,早就告诉你外面的野女人不可靠,这回吃了大亏了吧!把你杀人的事情都出卖了出去,让你再不要脸啊!王八蛋,这……该怎么办!”

????外面的女人确实不可靠,可现在不是后悔这些的时候。而胡和鲁终究是她男人,如今面临生死大事,女人也没过分的唠叨,而是同样的傻坐在了那里。一想到问题的严重性,泪珠子啪嗒啪嗒的往下落。

????“胡和鲁,什么都别想了,你赶紧滚蛋吧。”这女人终究是个比较自立的,加之经历了太多的世态炎凉,远比寻常女人有承受能力,“把剩下的钱都带着,躲起来。你集团公司那边我出头打理着、应付着,等外人发现了不对劲,你已经走了。”

????胡和鲁深深的吸了口气,重看了看跟了自己十几年的女人,突然发现这女人似乎比外面的娘们儿漂亮。她肯定不会觊觎自己剩下那点钱的,因为她应该知道,自己的集团公司早就成了个空壳子了。

????女人则幽幽的叹道:“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可我和你这王八蛋真的没啥恩情了,我的心早就被你伤透了。不过我不想看你死,你仇家遍地呀……你有多远就滚多远吧,我最后帮你这一回。”

????“可是……”胡和鲁叹道,“当大批仇家发现我走了,资产也都被带走了,那么你……他们肯定会报复你。”

????“你还用关心我的事?”胡和鲁的老婆斜着眼睛看了看他,“最多被人糟蹋了,甚至杀了,最多也就这样了,我又不怕死。你还关心我是不是给你戴了绿帽子?咱们这夫妻关系,早就名存实亡了吧。男人呵,真是聊的自尊心……”

????哪怕和老婆反目成仇了,但是一天不离婚,哪个男人也不想被戴上那顶绿油油的帽子。诚如胡和鲁老婆所言,确实是聊的自尊心。

????而胡和鲁所考虑的,却并非完全如此。“不完全是那样。这两年我确实不喜欢你,甚至……很烦你。不过,你终究是跟了我多少年的。当年啊,咱们还一起在街头厮混打拼,我去打架,你帮我拿衣服、拿刀;后来成了点气候,我出头‘谈生意’,你帮我在家看着场子……”

????“别说了吧,太远的事情了。我……都忘了。”胡和鲁的女人说。事实上,她永远忘不了自己还是个小太妹时候的模样。那是一段很稀里糊涂、很不明不白、但是又充斥着一种另类激动的岁月。如今岁月没了,只留下了眼角淡淡的鱼纹。

????胡和鲁摇了摇头:“没感情了,但是还有‘债’。你的青春给我了,我对不住你……”

????女人怔怔的,她从未想到胡和鲁有朝一日也会这么说。她是最了解胡和鲁的人,在她的印象之中,胡和鲁不可能像今天这样:“债?只要两不相欠就好,我不要你赔什么。”

????“那是你的事,我欠你的,就要还。”胡和鲁狠狠的掐灭了手中索然寡味的香烟,“还记得咱们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店,第一次有了自己的百万存款,是什么时候吗?”

????女人记得,好像那个时候,女人开心又担心,捧着那张银行卡几乎哭了出来。当时的钱还值钱,一百万能顶现在一千万使用。那是一个里程碑,证明胡和鲁的地下事业开始了大的飞跃。

????但也正是那个时候,胡和鲁开始了花天酒地,开始了夜不归宿,开始了堕落如魔的人生。

????女人不明白,胡和鲁莫名其妙的说这些干什么。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