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51章 越来越震惊的猜测-护花狂龙 ag返水|平台,ag捕鱼王|官网,ag8亚游登录|开户

护花狂龙

第651章 越来越震惊的猜测

青狐妖2017-2-16 0:2:50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有点封口的意味,但金陵市公安局够资格接替任建的,也只有吴辉和另外一个。相对于专业能力,吴辉也胜一筹。

????只不过现在提出了这件事,让吴辉觉得有些别扭。好像自己抓到了局长的什么软处,于是局长妥协了一样。

????但是,路局长似乎又软硬兼施,先给了一个美好的承诺,而后又严肃的说:“不过,这段时间你精神太疲惫了,我给你放假半个月,你回去好好静一静。多读读书,缓解一下。”

????“局长,那任建这个案子……”

????路局长皱着眉头,死死的盯着吴辉,直把吴辉盯得浑身不自在。“吴支队,我说了,从刚才开始,你已经暂时没了职务,回去休息!”

????都没职务了,还建议个毛线,回家抱老婆孩子去得了。吴辉有点语塞,吱唔了两句之后,还是点头说了句“那局长您忙着”,转身悄然离去。

????看着吴辉离去的背影,路局长深深的喘了口气。

????……”“

????但是,吴辉是个死心眼,不解开这个谜底,他心里头就不会踏实。

????可是,局长已经暂停了他的职务,让他回家“休息”。连职务都没有,他还调查个毛。很显然,局领导班子的其他领导,也不会支持他的。甚至,这个没有大局意识的家伙,都开始怀疑路局长是不是也参与到那桩谋杀案当中了这只是一个老刑警善于怀疑的能。

????想来想去,吴辉纠结异常,有种不吐不的郁闷。但是,他脑子里忽然想到一个人狂龙!

????没错儿,市局要是不调查这件事,那么公安部九局派来的这个领导呢?这个领导事就在秦淮河底遇刺,险些丧命,他不会等闲视之吧?

????吴辉没有攀附谁的意识,也没想着趁此机会立一件大功劳什么的,而是完全出自自己身为一名警察的良心。他觉得,事情要是不查个水落石出,他这辈子都会存在一个心理阴影。而要真是为了立功,又有什么意义?哪怕功劳再大,也非最终给他提拔一级还不是路局长对他承诺的那样?那还不如在家“休息”半个月,静等着提拔呢。

????想来想去,吴辉直奔易军休息的那个酒店。虽然天色很早,还不到早晨八点,但是吴辉竟然险些和易军擦身而过。因为易军刚才接到了路局长的电话,说任建畏罪自杀,跳楼了。易军大惊且大怒,早餐尚未吃完就夺门而出,准备直奔金陵市公安局。结果刚走出酒店大门,就看到了闷着头跑过来的吴辉。

????“狂龙同志,领导您好!”吴辉凑过去,低着脑袋拉了拉易军,“领导,我要向您反映一件事情!大事!”

????易军一听这话的味道就非同寻常,看了看吴辉的紧张神色,易军一把拉着他走进了自己那辆卡宴之中,递给吴辉一根烟,说:“说吧老兄,难道你们局里面的这件事,有意外或者疑点?”

????吴辉咽了口吐沫,显得极为紧张。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甚至多次出生入死的老刑警,此刻的他竟然拿着烟都有点微颤。因为他现在的敌人不仅仅是那些杀手,甚至他都开始怀疑自己的领导路局长了。吴辉定了定心神说:“领导,我怀疑任建自杀这件事,有太大的疑点。”

????说着,吴辉把自己凌晨的所见所闻说了说,并且谈出了自己的想法和判断。

????而易军一听,就明白了路局长的心思这老家伙是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啊。“老兄,不用怀疑你们路局,他这是能的考虑,非是担心事件影响波及得太大。但是任建的死,极有可能是有问题的。”

????吴辉一听部里来的领导支持自己的意见,顿时来了精神。不过出于谨慎考虑,他还是说了说自己这番考虑的一些不寻常之处:“当然,我这个考虑也可能存在一些法自圆其说的地方一共有两点。第一点,虽说猜测有人可以从六楼楼顶翻进任建的户,但我觉得这只是理论上的可能。毕竟在那么高的地方,想要翻下去需要太高的技能。”

????易军笑了笑:“那是从正常人的角度考虑。老兄我可以明确告诉你,给我一根绳子,我在你们那栋楼上能如履平地;给我一根铁丝,我能打开你们半个小区。而且我认识的朋友当中,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没有十个也有八个。所以这些都不是漏洞,完全有人可以做到。”

????吴辉倒抽了一口冷气,满腹震惊的看着易军,心道这家伙是什么人啊,他身边的朋友又是一群何等恐怖的角色。部里来的就是不一般,想不到部里面竟然聚集了如此众多的高手。

????易军没理会他的震惊,问道:“那么,你自以为觉得第二个不能自圆其说的地方呢?”

????吴辉点了点头,说:“第二点,就是我从局里面出来的时候,听监控室的同志们说,整个市局的监控录像显示,没有人当夜出入市局。那么,究竟是谁将任建推下楼的?这一点,应该是个疑问。虽然您说的那些高手很厉害,但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潜伏进市公安局,不但避开所有人的眼睛,还能避开所有摄像头的拍摄,这太不寻常了。因为我们市局安装的摄像头,有好多都很隐蔽的。特别是入门的地方,好几处摄像头都是秘密的,外人根不该知道,也不该这么轻易的完全躲避过去。”

????易军摇了摇头:“老兄,你这个想法不错,但存在一个误区,或者说是最大的疏漏你怎么断定,推任建坠楼的那个人,就一定是从外面潜伏进来的?”

????“什么!!!……您的意思是……”吴辉的脸刷的一下白了,眼睛之中满是惊骇的神色。

????易军则点了点头,沉重的说:“或许,谋害任建的人来就在你们局里面。甚至,他身就是你们局里的干警。那么,就不存在躲避摄像头的问题。”

????易军这么一说,一下子就解决了吴辉的疑问。但是,假如易军这个猜测是正确的话,那么事态的发展就越来越让人震惊了堂堂公安局副局长不但涉嫌谋杀案,不但被暗害了,甚至还有可能是被局的干警给害死的!

????吴辉觉得易军的猜测真可谓大胆,真可谓天马行空。但是,他偏偏又觉得,易军的猜测是合理的,能把整个事件完全贯穿起来,形成一个极为合理的逻辑。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