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7章 沉江-护花狂龙 ag返水|平台,ag捕鱼王|官网,ag8亚游登录|开户

护花狂龙

第647章 沉江

青狐妖2017-2-16 0:2:28Ctrl+D 收藏本站

????华似乎心思复杂,而且有些恐慌。

????叶骄阳虽然二十多年不回叶家,但他却知道,叶骄阳始终都是叶家真正的家主。他不但在外界给予叶家强劲的支持,同时还依靠遥控指挥,主持着叶家的强劲复苏。哪怕是叶晴空,也对大哥的话言听计从。

????而华,在叶家经营了几十年,此时竟然向自己的家主动手了。

????“走吧。”孔偃月说,“车在外面准备好了,连续出手几次,再不走恐怕就没了机会。”

????说着,孔偃月带着华一同走到了破败的厂房院落里,上了一辆不起眼的黑色轿车。到了车上,华还有些紧张:“云小姐,咱们两人一同出去,目标是不是会太大?以叶骄阳的精明和那个易军的细致,恐怕会要求警方加大各个路口的盘查,而对于你我两人的特征,也会有个大体的描述。要是我们两人一同出去,被认出的几率会大大增加。”

????华的考虑不道理,也算是老谋深算。

????至于他所说的“云小姐”,就是孔偃月!因为事实上,孔偃月的名字叫“云偃月”,只不过上次为了冒充孔宪屏的姑妈,这才说是孔家的姓氏。而且此女一直以来深居简出,外界知道她具体身份的极少,只有孔兆凌身边核心成员才会了解。”“

????当然,华认识她的时候,她还不到三十岁,故而称之为“云小姐”,也一直这么称呼了下来。只不过现在时光荏苒,所谓的“小姐”也已经四十出头的年纪了。

????云偃月一边开车,一边淡然说:“没问题,我自有安排。咱们沿着长江往西走,别人不会察觉的。”

????长江流经金陵,走过去也只是很短的时间。沿着江边儿,趁着黑夜,车子显得极为低调。而一直走到了极为偏远的地方,直至即将离开金陵,孔偃月这才停了下来。掏出了一根烟,并非女士的那种,递给华一支。华哪有心思抽烟,问云偃月为什么停下了。

????云偃月自己点了根,抽烟的姿势也没有女人那种矫揉造作,反倒和男人差不多。“歇一会儿,前面就是一处收费站,可能会有警方派过去的人。”

????“那怎么办?”华顿时加紧张。刚才听云偃月说的轻巧,好似成竹在胸。但是现在倒好,事到临头反倒没了底气。

????云偃月手中的烟抽了只有几口,就狠狠掐灭在了烟灰盒里。而后扭过头,盯着华说:“华老爷子,受老板的指令,我也身不由己。”

????华的瞳孔急剧收缩!

????但是华知道,自己这样一具老迈的躯体,推门而逃是根不现实的事情。别说是他,哪怕是叶家那些健壮的青壮年保镖,在云偃月面前也不是一招之敌!

????而且,华终究是经验老道之人,瞬间也就想明白了。假如他现在大吼大叫,反倒死的,因为云偃月只需一抬手就能弄断他的脖子。所以,苦心周旋或许还有一线生机:“灭口吗?可怜我这一把年纪,到头来落了个背叛主子的骂名,结果还得这样横死,呵呵。”

????云偃月叹了口气:“咱们这条路就不好走,没有一个人敢拍着胸脯说,自己最终会死在哪个阵营,也不敢说自己会安安稳稳老死在床上。我是早就做好了横死的准备了,难道华老就没考虑过?”

????华一双老眼力的透过车,看着外头漆黑的夜。咆哮的江水滚滚而流,看不清水面却能听到轰轰烈烈的水声。“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滔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云偃月苦笑着摇了摇头:“华老,你还是没看透彻。对于我们这种人而言,不存在‘是非成败’的感慨。我们都是跑路辛劳的命,成败都只是上头的事情。你我不是英雄,没那个命格,也没那份尊贵。”

????华瞧了瞧这个比自己年轻了二三十岁的女人,才发现对方竟然比自己看得开,反倒是自己白活了一把年纪一般。苦笑一声,说:“云小姐,我也不做谓的挣扎,只在你这里寻找最后的一份希望。成与不成听天命,也听你的意思假如今天留我一条生路,感恩不尽,我也从此以寄居某个穷乡僻壤,一辈子不再出来。几十年来我自己积累了不少钱财,大约过了亿。假如能买我这一条老命,这些钱都给你。你知道我说话算话,不会食言,也不敢食言。”

????云偃月摇头笑了笑:“放了你,恐怕我会死。过亿的资产很诱人,但我怕自己有钱没命享受。老爷子,你小瞧了我。”

????华一听这语气,就知道再也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江水滔滔,在浓重的黑夜之中翻滚向前。江边,一艘小船在等着云偃月的到来。云偃月扛着一只麻袋走上小船,随即安排船上一个人去开车。那辆车没有暴露,只要不是她开着就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

????而孔偃月人则走到船上,将麻袋往舱内一扔。身后,一个身穿黑衣的人物走过来,问道:“大姐,我大哥和二哥他们……”

????这个黑衣人,赫然正是数个小时之前,从秦淮河底潜逃的那个水鬼,也就是手持水刺的那个!

????当时在秦淮河失手后,他是三个水鬼之后唯一脱逃的。按照预定的线路,他首先到了这里,等待这条小船的救援。而后静静等在这里,等云偃月一同离开。

????云偃月沉闷的点了点头:“警方内部的人给了消息,说他们两个都走了。三儿,你两个哥哥没了,以后那队人你带着。”

????这个“三儿”禁不住一腔悲凉,但还是淡淡的说了句“是”。

????云偃月又用脚尖踢了踢身边的麻袋,那个“三儿”问道:“大姐,这里面……华?”

????云偃月点了点头,道:“绑两块铁锭绑结实。然后,抛到江里面好了。”

????那个“三儿”二话不说,就去船舱里找了两块十几斤重的铁锭,以及几根粗壮的铁条。这玩意儿绑在身上沉入水中,恐怕血肉腐烂了干净,铁条也未必会腐蚀断掉。

????这些人是老手了,长江之上杀人越货,手法娴熟。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