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2章 割腕-护花狂龙 ag返水|平台,ag捕鱼王|官网,ag8亚游登录|开户

护花狂龙

第642章 割腕

青狐妖2017-2-16 0:2:1Ctrl+D 收藏本站

????挂了电话,易军重走回那个病房。此时,两个警服人员和两个便衣已经忙碌开了,刚才的刹那间激斗发生的太仓促,让他们反应不及。而反应过来之后,打斗的两个人已经跑没影儿了。这四名警察也不敢下楼去追,毕竟他们的任务是保护病房里杀人嫌犯的安全,生怕被人灭口。

????所以易军见到他们的时候,四个警察都把手探进了上衣内,严阵以待。很显然,都在握着枪柄。

????虽然这四名警察刚才看似经验不是很足,但现在看来也不算太逊,毕竟面临这种大事还算不慌乱,也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害怕。

????“站住,什么人!”带头的一个警察对易军吼道。

????易军笑了笑,取出了自己的工作证在他们面前晃了晃:“公安部九局的,代号狂龙,也正是我请求贵地公安系统配合办理的此案。兄弟们,一晚上辛苦了。”

????“唰!”四个人同时敬礼,而后身穿便衣的两个继续蹩脚的潜伏,而两个穿着警服的则走过来,和易军重重的握手:“领导好!刚才真是惊险,差点出了乱子。领导,还要追捕刚才来的那个人吗?””“

????与此同时,其中一个还瞧瞧打电话给指挥这件案子的厅领导,似乎要求证易军的身份。而当易军接了电话之后,就确认了他是公安部九局的狂龙疑。

????“那个人想逃的话,难追。”易军笑了笑:“好在病房里的杀手没被灭口,走,进去瞧瞧去。对了,这个杀手怎么样了?”

????带头的警察笑了笑:“伤情稳定,手术也很成功。只不过情绪有点急躁,刚才已经用药物让他睡过去了。”

????易军点了点头,但是当走进病房里面的时候,几个人眼睛都直了,脸色铁青!

????病房里悄声息,那个gang门被捅的家伙此时一动不动的躺在病床上,脸色惨白,白得不正常。

????而在病床内侧,洁白的棉被一边,浸出了一抹红色,格外的刺目,触目惊心。

????易军和几个警察大步走过去,绕过了病床,顿时看到了惊人的一幕病床那边的地面上,已经流淌了大量的鲜血,而病床的床单上,也已经被鲜血沾满。

????易军大怒,一把掀开了被子,顿时看到一大片的血迹。在这个杀手的手腕子上,一道清晰可见的伤口割腕自杀!

????被子被彻底掀开,只见这个杀手尸体的左手边,有一片小药剂瓶子的玻璃碎片。应该是这个玻璃碎片,划断了自己右手的静脉。

????易军把手探上去,发现这杀手已经没了鼻息,连尸体都已经开始发冷。很显然,这回是彻底没救了。

????这些杀手或许知道,一旦落入了对方的手中,少不得一死。哪怕暂时有审讯的价值,但审讯之后还是难逃劫数。这些人,手头上不知有多少的命案,早就该挨枪子儿了。

????同时,这些人连在全国着名的闹市区里杀人的事情都敢做,可见其不是一般的亡命徒。而“不怕死”,是亡命徒的最基特征。

????自知必死,且又不怕死,恐怕是导致这个杀手割腕自尽的原因。

????就像当初的竹,被易军擒获之后还想服毒自尽。而竹犯下的案子,应该远没有这些亡命徒多,性质没有他们恶劣。毕竟“竹影”承接生意不算很多,而且不算滥杀。那么这个亡命徒杀手的话,自然要寻死。

????易军脸色铁青,而身后的四个警察吓得战战兢兢。带头的那个语音颤抖,说:“领导,我们……我们一直在外面保护,谁……谁知道他……”

????“放屁!”易军大怒,“我在电话上跟你们领导说的清清楚楚,严防杀手自尽,你们是怎么做的?!人呢?省厅、市局、区局三级机构,一共就派来了四个人!你们的领导在哪里?连个带班儿的都不在?!”

????易军的语音很大,仿佛在咆哮。没错,现在的易军相当郁闷,也极其恼怒。电话上,他对省厅那位副厅长安排得很细致、很严格,但是对方当成了耳旁风。甚至于,三级公安机构竟然没有领导在场,只有这个带头的,算是市公安局的刑警队长,级别算是稍高一点的。

????哪怕你们厅领导不在,市局领导总要来一个不是?!这就是应付公安部九局交代的任务的应有态度?!

????这个刑警队长没敢吱声,心道上头没说“严防自杀”之类的安排。当时是他们副局长派他过来的,说是安排四名同志留守,同时在医院外头安排十来个刑警设下秘密警备力量,这就差不多了。因为局长说,这类天大的案子,对方不敢冒死前来救人,而且这个杀手重伤在身,也根逃不走。

????至于易军,早就看到外围有些警察了,所以看到医院里只有四个警察,当时也没有太发火毕竟这是在请地方上的同志配合帮忙。只要不出大事,太劳累对方也不好。当时易军心中微微不满的,是没有一个级别够高的领导坐镇,但是也只是心中不爽,并未表现出来。

????可是现在出了大乱子了,易军再也忍不住。

????“你们省厅的人呢?!”易军怒问。

????那个金陵市局刑警队长咽了口吐沫说:“刚才还来了,但是觉得……觉得这么多人没必要,所以让他们先吃点夜宵,等到……两点之后,来跟我们换班,轮班值守……”

????“一个个可真金贵,紧急任务时候吃饭还要下馆子!”易军头大,当时他安排了三级机构都有人在这里,为的是相互制约、相互监督。这倒好,人家干脆按照各自的所属,来了个轮班换防,那还相互约束个屁。

????而听了易军的这句话,四个警察虽然心中不满,但也没敢说什么。金贵?谁是铁打的,吃顿饭还不是人之常情,我们哪知道这个犯罪嫌疑人会割腕子。

????而易军则拨通了那个副厅长的电话,当时在秦淮河边也是他跟易军联系的。“吕厅长你好,我是公安部九局的狂龙。现在我正在医院里,那个在秦淮河底刺杀行凶的杀手,割腕自尽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