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1章 望气-护花狂龙 ag返水|平台,ag捕鱼王|官网,ag8亚游登录|开户

护花狂龙

第621章 望气

青狐妖2017-2-16 0:0:7Ctrl+D 收藏本站

????易军的这辆车上,老管家华一言不发,只是随时陪着笑脸。这老头儿不怕易军的身份,反倒似乎很怯夏龙雀。他们两个都是二十年前的老人儿,肯定相互认识。而透过华的谨慎态度可以揣测,夏龙雀在她们那一代之中,有可能是个凶名昭着的娘们儿。

????汽车奔行在高速公路上,过了不多久,夏龙雀就有点不耐烦了。“旅游,半死的老家伙了,旅什么游,折腾!”

????一边说着,夏龙雀一边恨恨的斜倚在车门上。似乎感觉依旧不是太舒适,又干脆直接把脚抬在了座椅上,横着半躺:“小子,借你的腿用用!”

????说着,一双脚丫子放在了易军的大腿上。

????“夏阿姨,男女授受不亲……”

????“滚蛋,你才多大点岁数,老娘当你亲妈都够份儿。”夏龙雀彪悍的说着,便眯上了眼睛。

????易军看了看自己大腿上那双脚丫子,心道这老妞儿果非常人,难怪一辈子都没男人敢娶她,活该一辈子单身。“夏阿姨,这大冷天的怎么还穿丝袜。””“

????砰!夏龙雀一脚丫子踹在易军腰上,根懒得回答。而后,继续交叠起一双长腿闭目养神,期间眼睛都没睁开。

????前头副驾驶位置上,老华笑呵呵的扭过头来:“狂龙同志,你是我见过的胆子最大的人。想当年,谁要是敢和夏小姐胡说八……”

????“闭嘴,你个老货!”夏龙雀下了封口令,华当即不发一言,笑呵呵的又把脑袋转了过去。

????……

????一路上倒还安全,早晨出发,傍晚时分便到了苏省的省城金陵。两辆卡宴直接驶入最繁华的区域,距离夫子庙、秦淮河等地都不算远的一座国际酒店。稍稍安顿了一下,叶骄阳便透过子,兴致盎然的审视这座历史沉淀深厚、但现代工商业明同样发达的城市。

????“变化太大了!”叶骄阳笑道,“二十多年过去,祖国各地日月异。特别是经济明的发展程度,令人咋舌。”

????身后,凤凰依旧在照例检查安全情况,易军也帮着查探一下。看叶骄阳有如此兴致,易军笑道:“叶先生以前来过这里?”

????叶骄阳笑了笑,眼睛之中却似乎萌生了一股雾气:“来过,却只有一次。后来被迫离境,苏浙一带就再也没有到过了,只有不少残留的印象。但是,很深刻……呵呵,六朝古都啊,明天咱们去转一转秦淮河和玄武湖。”

????易军嗯了声,反正此次是以叶骄阳的兴致为主。但是,一旁的叶兮禁不住问了句:“明孝陵和中山陵这些地方名气大得很,爸爸不去看一看?”

????叶骄阳淡然一笑:“朱皇帝和孙先生虽然均为一代雄杰,但终究也是个人,那两处地方也终究是两座坟头子非比常人的坟头儿大了些。我自己都钻到坟头子里了,哪有心思看别人的。”

????“爸!”叶兮咬着下唇,幽怨地瞪着她。父女俩说好了的,谁也不能提叶骄阳寿命的问题。

????叶骄阳当即哈哈一乐:“好好,咱们不说这个,不说。总之咱们只看风景,好不好?金陵,六朝古都久负盛名嘛,好看的地方多了。”

????易军也笑道:“六朝古都,自古便以王气和脂粉气闻名天下,只不过建都此处的王朝大多短命,个个可惜。据说因为祖龙始皇帝见金陵有王气蒸腾,担心祸害了他大秦江山万万年的基业,故而怒斥赶山鞭,将此处王气抽断。自此,虽然王气未消,但多半不能延续悠长。也有人说,金陵城虽然占全了四象,小格局内王气蒸腾,但是长江滔滔奔流,冲散了风水。”

????叶兮哼了一声:“观星、望气、占卜、看相,这些都是末流,不登大雅之堂,哪能信以为真。”

????叶骄阳很有兴趣的看着自己的女儿,笑问:“那么,小兮你认为,金陵此处王朝短命的原因是什么呢?”

????叶兮虽然是学经济的,但好在研究过一些历史,侃侃而谈:“说什么王气不王气的,都是胡话。究其原因,还是江北民风过于彪悍,而北部游牧民族的威胁也过于强大。建都此处的王朝,天然便带了几分偏安躲避的味道。故而大明皇朝开国皇帝朱元璋虽然建都此处,但成祖皇帝朱棣毅然将都城迁移到如今的首都,威慑北部族群。天子守国门,才能有百年基业。”

????“再者说了,若是一味的守着一片脂粉气,怎能长久。那些帝王将相一股脑钻进了脂粉堆里醉生梦死,王朝不灭了才怪。”

????“所以说,历史上南人也能做皇帝,北人也能做皇帝。但是做了皇帝之后,都城却多是在北方的。反观建都南方的,少有几个长命的王朝,不仅仅金陵这一地。南宋算是延续时间比较长的了,也只是守着半壁江山苟延残喘,反倒不如被灭了的好。”

????听了叶兮的这番言论,叶骄阳笑道:“好嘛,爸爸原想着让公司转移到岳东或者这苏省,前两天这才最终确定了在岳东省城。听咱们小兮这么一说,幸好是确定在那边了。”

????叶兮做了个鬼脸儿:“您又不是当皇帝,跟这个有啥关系。”

????“国家国家,大了为国,小了为家嘛,哈哈!”叶骄阳笑着在叶兮脑袋上拍了拍,而后又看了看易军,说,“狂龙同志,难得见你失神一回啊,想什么呢?”

????失神了吗?易军一怔,知道自己刚才还真的有点走神。作为他这样的一个大高手,而且从事着大警卫的任务,出现走神其实很少见。而叶骄阳的眼睛也够尖锐,竟然又看到了这一点。

????易军笑了笑:“没什么。你们父女俩提到观星望气这些说法,让我有些感触而已。”

????“你研究这个?”叶骄阳似乎兴致不小。

????易军忙摆了摆手笑道:“我哪懂这些东西,而且学这些也不能混饭吃,最多在江湖上坑蒙拐骗一番罢了。”

????但是叶骄阳觉得,易军这家伙说的有点言不由衷。

????事实上,论叶骄阳还是易军,对于这些玄之又玄的玩意儿,都并非完全的否认。反倒是叶兮这样的时代大学生、教育工作者,反倒坚定的支持唯物主义。

????至少易军知道,当年自家老爷子易三爷,临死前一把火烧了的那些泛黄的书籍之中,应该就有不少类似的着述。只可惜易军没看过,易三爷也不让他看,说他没那个根骨。

评论列表: